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郑永年:与美冲突不是中国的宿命,应该如何平衡?  

2015-07-10 14:3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永年:与美冲突不是中国的宿命,应该如何平衡?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美国的“重返亚洲”正急剧地改变着亚洲国家间的关系。无论是中美两国关系还是中国和亚洲各国的关系都呈现出一种要陷入前面曾经讨论过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趋势,即中美两国之间的恶性战略竞争及其对其他亚洲国家的影响。亚洲局势的恶化使得很多人感觉到中美两国之间不可避免发生“大国政治悲剧”,即一场争霸战争。

 

不过,需要再次强调的是,这个悲剧并非命中注定。美国“重返亚洲”改变了一些亚洲国家对美国的期望值,使得这些国家和中国的关系遽然恶化,或大或小的冲突似乎变得现实。但是,中国一旦和亚洲国家尤其是那些和美国有结盟关系的亚洲国家发生战争,美国的卷入或者不卷入都会成为美国的难题。

 

不卷入,美国在亚洲的信誉必然受到严重的损害,导致美国的加速衰落。卷入,美国就会冒和另一个核大国发生战争的风险。于是乎,美国就感觉到紧张起来,美国官员就到中国去,希望中国不要对邻居国家动武;或者到那些挑衅中国的国家去,希望他们不要主动找中国的麻烦。这显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态度的矛盾性质。

 

这表明美国的“平衡中国”的战略本身需要平衡。一旦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使得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之间关系失衡,那么美国就会面临冲突和战争的风险。美国的矛盾态度会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其去平衡自己的战略。但这种主动平衡远远不够,不足以保障亚洲的和平。美国更需要被“平衡”。既然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是来平衡中国的,那么中国,也只有中国,才有动力和能力去“平衡”美国。中国是否能够发展出有效的“平衡”美国的手段既决定了中国是否能够自我防卫,也决定了中国能否继续维持亚洲和平。

 

前面已经讨论过,中国“平衡”美国既可以是负面的和对抗性的,即类似于前苏联和美国之间那种军事上的互相威慑或者排他性的结盟政治,也可以是建设性的和合作性的,即在全球范围内和美国共同承担国际责任,在迫使美国对中国进行“合作”的同时,弱化美国对中国可能的“围堵”战略。

 

要“平衡”美国,就要求中国超越亚洲,走向全球。

 

美国“重返亚洲”强化了中美两国之间以及中国和亚洲国家之间的竞争关系。但如果中国战略和政策得当,就可以避免中美之间的公开对抗和冲突。可以预见,亚洲会进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对峙局面。这是由几个重要因素决定的。

 

第一,中国并没有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具有强烈的野心扩张。中国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是想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也很显然,即使中国在这些核心利益问题上没有多少妥协的空间,但中国尽量保持伸缩性。例如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已经把海上航道安全和岛屿主权纠纷区分开来,并且中国也表示愿意积极参与有关南海共同行为准则的讨论和谈判。再者,中国并没有任何计划把美国的力量挤出亚洲。相反,中国早已经意识到,美国力量在亚洲的存在对亚洲其他国家和自己有积极作用的一面。在亚洲,中美两国之间互信的确立需要很长时间。

 

第二,美国本身力量的变化有效牵制着其“重返亚洲”的程度。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为了在欧洲“围堵”当时苏联的扩张,经济和军事战略同时出击,平衡苏联,即经济上的马歇尔计划和军事上的“北约”。但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再那样强大了。到目前为止,美国“重返亚洲”说得多,做得少。鉴于其经济能力的制约,美国要求亚洲相关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一些亚洲国家的经济能力也是有限的。只要中国不步前苏联后尘而演变成为亚洲的军事扩张主义从而对亚洲国家构成直接的威胁,那么亚洲国家和美国之间很难形成冷战期间的“西方集团”。

 

第三,越南、菲律宾等国家需要很长时间才会意识到和美国“站边”的成本。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和亚洲国家之间发展出了相当高的互相依赖程度。和中国的经贸关系对这些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举足轻重。随着中国内部消费社会的建设,中国经济对亚洲国家的重要性还会继续增加。也就是说,在经济方面,中国仍然具有巨大的外交资源可以动员。如果中国开始动用其经济资源来应付有关国家,那么其所能产生的作用不可低估。

 

尽管有经济的全球化和互相依赖,但就中国来说,主权国家政府仍然主导着其对外经贸关系。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对外经贸关系从来就具有战略性,中国在面对外在压力时,也不可避免赋予其对外经贸关系战略性质。如果中国实行战略性贸易(strategic trade),那就意味着中国可以改变到目前为止的开放型区域主义的对外经济政策,即对任何国家一视同仁的政策,把更大的经济利益导向那些对中国友好的国家,而限制同样的利益流向那些对中国不那么友好或者与中国为敌的国家,从而改变开放性区域主义下缺少“朋友”的局面。

 

第四,无论中国还是其他相关国家的政府做怎样的努力,在很长时间里,无论是东海还是南海,主权纠纷将长期存在下去。今天,世界各国,社会力量崛起,权力分散化,加上社会媒体等技术的出现,国家政权弱化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传统上代表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很难再以传统方式和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在主权争议问题上达成协议。就是说,随着外交的“民主化”或者“公共化”,主权争议很少能够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

 

不过,主权问题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和管理。而在中美关系中,中美两国本身无论对东海还是南海都没有直接的纠纷。很难想象美国会为了一些亚洲国家和中国的主权争议而和中国进行一场战争,只要中国没有扩张野心,也就是没有把美国挤出亚洲的计划和行为,美国不会公然站在一个亚洲国家而对抗中国。在美国不公开“站边”的情况下,主权问题的纠纷是可以得到控制和管理的。

 

在亚洲,要达到持续的平衡美国的目标,中国要两个战略平衡进行。第一,中国必须避免和美国的军事竞赛。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正常的国防现代化是必然的。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不具备强大军事实力的国家不被他国欺负,更不用说是成为大国了。但同时,中国必须竭力避免一场军事竞赛。

 

在今后很长的历史时间里,军事是美国的最大优势。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决定了,一旦走上和美国的军事竞赛,就可能会步苏联后尘,走上一条失败的不归路。美国和中国的军事竞赛有助于美国私营部门的结构调整、经济复苏、技术革新以及可持续发展,正如20世纪二战的开始帮助美国经济真正走出大萧条一样。但中国则不一样。无论从中国的经济制度还是政治制度来说,一旦走上军事竞赛,最后必然走上国民经济军事化的道路,就和冷战期间的苏联一样。

 

这是因为中国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一旦军事竞赛开始,大量的经济资源必然导入国有部门。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2008年之后的4万亿经济复苏计划造成的负面结果很好说明了这一趋势。一旦军备竞赛开始,国有既得利益必然借国家利益和安全之名把整个经济导向军事化。苏联就是这样的。换句话说,在军事上,中国能够维持在防守和威慑的程度上就已经足够了。

 

第二,中国需要根据原定的和平崛起路线,继续把重点放在经贸合作上。但中国必须改变从前只讲经济不讲战略或者经济和战略不相配合的情况。尽管中国针对亚洲国家可能在某些时候不得不实行战略性贸易,但对大多数亚洲国家,中国仍然要敞开经济大门。和亚洲国家的持续的经济整合是制约军事冲突和战争的有效手段。对亚洲国家来说,重要的还是经济生活。从中国获得的经济利益能够软化亚洲国家对中国的政策,也能防止他们在中美两国之间做简单而轻易的选择。

 

在此基础上,中国可以更进一步迫使美国也回到经济竞争的轨道上来,而不是一味地迫使中国和亚洲国家走上军事竞赛的轨道。经济竞争是良性的,而军事竞赛是零和游戏。当然,对亚洲国家来说,他们都可以从中美两国之间的经济竞争中获取巨大的利益,而当中美两国进行军事竞争的时候,他们就要被迫在两国之间进行选择。

 

要建设性地“平衡”美国,中国也要在亚洲之外的其他地区开辟新的领域。这也是有可能的。在过去的十来年里,中国经济上“走出去”,速度很快。不过,中国战略上“走出去”没有跟上,导致两条腿不平衡。这一方面造成中国的海外利益得不到有效保护,另一方面造成了外交资源的大浪费。同时,因为战略上缺失“走出去”,也使得国际社会很难相信中国有能力承担国际责任,美国更是指责中国在国际责任方面“搭便车”。

 

实际上,在承担国际责任的话语下,中国的战略“走出去”是有可能的。中国军舰到索马里海湾护航的成功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刚开始时,也引出了国际社会的一阵怀疑,但现在就没有这种声音了。只要战略“走出去”是利己利人的,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很高。需要强调的是,在承担国际责任的话语下,中国在战略“走出去”过程中会出现巨大的空间和美国合作。毕竟,美国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维持其作为“世界警察”的角色,也就是承担维持世界秩序的责任。在维持世界秩序方面,中美两国有着巨大的共同的责任。

 

战略“走出去”符合中国国内可持续经济发展的需要。一旦中国战略走到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等地区,中国可以有效减轻在亚洲和美国竞争的激烈程度。为了“重返亚洲”,把战略重点转移到亚洲,美国在所有这些区域必然要进行战略性撤退,这就为其他大国提供了巨大的战略空间。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大国都可以竞争这些新出现的战略空间。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完全可以在这些地区的秩序重建上扮演一个有效的角色,如果不是领导角色的话。维持其作为唯一的世界霸权仍然是美国的最高利益。美国从这些地区的后撤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不是想放弃这些地区。中国战略进入这些地区,扮演有效角色,就是说中国和美国所确立的国际秩序变得相关了。中国和美国的互动就不再局限于亚太地区,而是具有全球性质。这样,和美国的合作也就有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平台。

 

并且,中国有能力建立一个不同于美国的区域秩序。这个秩序并不是要取代美国所确立的秩序,而是提供另一种选择。或者说,在最初的阶段,中国是要在美国所确立的国际秩序的构架下确立一个体现中国特色的区域秩序,为处于美国秩序之下的国家提供另一种选择。正因为这样,中国的“走出去”战略行为不可避免被西方指责,例如被视为是新殖民主义。

 

尽管中国要不断改善自己的行为,但并不用过于害怕。只要中国的确是为了促进那里的经济社会的发展,并且无意把自己的政治秩序加于这些社会,中国的外交模式最终会被那里的人民所接受。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会越来越感受到中国存在的不可或缺性。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就有了和美国合作的资格和机会,也具有了迫使美国“合作”的能力。

 

建设性地平衡应当成为中国对美政策的主战略。如前面所讨论的,尽管在一些情况下,中国也有可能对美进行负面的平衡,例如和“金砖国家”的结盟和建立排他性区域组织,但应当把负面的平衡保持在战术层面。

 

负面的平衡有两方面的作用。其一是“威慑”美国,防止美国做破坏中国利益的事情,至少能够促成美国减少这方面的举动。中国的这种平衡美国的政策和美国通过类似政策来“威慑”中国的逻辑是一样的。其二是显示中国有能力来迫使美国对中国采取合作的态度。但是,战术层面的考量要为战略上的考量服务,也就是说,负面的平衡政策是为了更有效的积极的平衡政策。要特别注意防止负面的平衡演变成为中美关系的主轴。如果那样,两国关系就会演变成古希腊的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关系,或者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的关系。

 

简单地说,中国和美国全球范围内的接触政策可以转化成为中国“平衡”美国的有效政策。全球性接触不仅可以避免把自己的后院(亚洲)演变成为战场,更可以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一个有责任感又有能力履行责任的大国。

 

以上内容选自郑永年《大格局:中国崛起应该超越情感和意识形态》。

 郑永年:与美冲突不是中国的宿命,应该如何平衡?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郑永年(1962—),浙江省余姚人。中国政治、社会问题与国际关系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国际社会科学核心期刊)和《东亚政策》主编,罗特里奇出版社《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世界科技书局《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

 

历任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系助教、讲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资深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先后获得美国社会科学研究会/麦克阿瑟基金会和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2003-2005)研究基金的资助。

 

其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主要研究兴趣和领域包括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东亚地区安全;中国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制度和社会转型;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中国政治与中央地方关系。

 

东方出版社·郑永年系列

 

关键时刻:中国改革何处去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与世界秩序的重塑

技术赋权:中国的互联网、国家与社会

社会发展与社会政策:国际经验与中国改革

大格局:中国崛起应该超越情感和意识形态

中国的“行为联邦制”:中央·地方关系的变革与动力

城市化的中国道路

中国改革三步走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

 郑永年:与美冲突不是中国的宿命,应该如何平衡?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欢迎关注“东方觉悟社”(IDdfjws2013)!

 郑永年:与美冲突不是中国的宿命,应该如何平衡?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