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冯家禄: 如何理解《庄子三解》里的至人、神人、圣人?  

2015-06-08 09: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节一开始也是用寓言的形式而展开。蜩与学鸠对大鹏的行为很不理解,于是就以自己的“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的小人之能,讥笑大鹏的雄心壮举说“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这里的“蜩与学鸠”,就相当于我人中的大多数光说不干的牛皮匠及读死书的知识分子,除了一日三餐的目标外,连走出百里的志气都没有,更没有到千里之外创业的雄心,但却得意忘形地整天翘着尾巴,又怎会相信“无我”的圣人行为呢!故曰“之二虫又何知”也。

    从这个故事中还得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见识小其心量也小,心量小其寿数也小”。只有恢复了道心的圣人,才能心量无边无际,才能寿与天齐,故曰“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也。

    朝菌是朝生夕死,所以它不知道还有三十天一轮回的月;蟪蛄是夏生夏死,所以它也不知道还有四个季节一轮回的年;这就是“见识小而寿数也小”的事例。就以“楚之南的冥灵”来说吧,它“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就以“上古的大椿”来说吧,它“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返回来再看那“四个季度的一年及三十天的一月”,又是何等地短暂啊!就以八百岁高寿的彭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然而我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彭祖那样地活八百岁,这种“小知、小年”的愿望难道不是最大的悲哀吗!故曰“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也。

    不仅我人是“小知、小年”,即便是汤王那样的大人物,也没有超越“小知、小年”的范畴,这就说明,精神境界的高低不能以地位或名望的大小来确定,而我人恰恰是以一个人的地位或名望去识人,岂不也是最大的悲哀吗!幸而汤王好问,也许他的精神境界最后达到“大知、大年”了,然而我人偏偏不好问反而好自是,甚至像蜩与学鸠那样地讥笑求道、学道的人,岂不也是最大的悲哀吗!

    人的所知是非常有限的,即使想提高一下自己的学识及精神境界,也是不懂得从解脱自己的妄见之执著上入手,仅仅是与自己圈里的人做比较而已,所以得道高人宋荣子对我人的做法“犹然笑之”也。

    能够在自己的圈子里是数一数二的大丈夫,虽然也属难能可贵,但与“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辨乎荣辱之境”的君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宋荣子,犹然笑之”也。

    君子的境界虽然更高了一步,但还是未能树立起人生的大目标来,这个大目标就是恢复道心之大境界,故曰“虽然,犹有未树也”。

    列子能够“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返”,可谓是神人了吧,但仍然距圣人之境界相差甚远,他若是不借助风,也同样不能飞行,故曰“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当你修行得能够乘坐于浑元不觉之一气,而驾御“长生、壮大、衰老、死亡、内明、愚味”之变化的正觉之境界时,自然就能真正的无去无来的遨游于“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无量时空了,这才是真正的圣人境界。若要达到圣人之境界,对任何东西都不能有所依赖,也就是《心经》中所说的“心无挂碍”,也就是《中庸》中所说的“《诗》曰:‘德輶(yóu)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故曰“彼且恶乎待哉”也。

    君子也只是达到了“人无我”的精神境界,神人则达到了“法无我”的境界,唯有“无为而无以为”的圣人境界才是最高的境界,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也。

    对于“天地之正”,通常的解释是“天地万物的本性”;对于“六气之辨”,通常的解释是“六气的变化”。这种解释,既不对题,又不明了,故力辟新解也。

    所谓“天地之正”,这个“天”决不是指有形的“天”,这个“地”也决不是指有形的“地”,若真地当成了有形的天地,它们的“正”又将如何理解。“天”者,阳也,道心之一动也;“地”者,阴也,道心之一静也;也就是道心的一恍与一惚,也就是《道德经》中所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有了道心的一动与一静,才能驾御“象、物、精”之三者,故曰“御”也。道心一动即成大用,道心一静即万事皆空,用而不用,不用而用,这正是《中庸》所说的“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的境界,故曰“正”也。只有这种“正”气,才能“御”也,故曰“御天地之正”也。所以将“天地之正”,直解为“浑元不觉之一气”也,也就是“阴阳未发之中道”。

    所谓“六气之辨”,“六”者,东、南、西、北、上、下也,“东”主长生,“南”主壮大,“西”主衰老,“北”主死亡,“上”主精神境界上升之内明,“下”主精神境界下堕之愚昧,所以将“六气”解为“长生、壮大、衰老、死亡、内明、愚味”也。我人皆认为有着六气的变化,而且谁也逃不脱六气的约束,故而生了死、死了生也,要么就是永远不生不死或永远不得转生。当你恢复了道心之后就会彻知,所谓的“六气变化”也只是形体的变化和精神境界的变化,其中的那个灵性却一直没有变过,所谓的“辨”也就是辨清楚这个变中有一个不变的东西,故曰“御六气之辨”也。所以将“六气之辨”,直解为“长生、壮大、衰老、死亡、内明、愚味之变化的正觉之认识”也。



    

    冯家禄,男。生于1946年,1968年毕业于太原山西治专,国家统一分配到包头一大型国企工作;中共党员,高级机械工程师,现已退休。笔名“豫绥闲人”,《网名》“包头豫绥闲人”,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专精于“易学”及“国学”领域的研究,著有《论语》、《庄子》、《奇门》、《黄帝内经素问》等专著陆续出版,现任《内蒙古周易研究会》副会长、及《包头道德大讲堂》的主讲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