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你看武媚娘,我看李师师  

2015-02-15 09:4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看武媚娘,我看李师师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你看武媚娘,我看李师师。以妃嫔之身而二嫁,并以女儿身登上天子宝座,武则天诚为古往今来之奇女子。然青楼中,亦从来不乏脂粉英雄。蜂狂蝶绕算什么,君臣吃味古来少。那么,宋徽宗在李师师的房中遇到了谁呢?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周邦彦《少年游》

在周邦彦词中,这首《少年游》算得上是非常著名的一篇。此词所以著名,除寥寥数语,便勾画出了一幅青楼女子与客人殷勤对答的小景,旖旎而富有情味,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作品中的主人公非同等闲:词中的男主角是鼎鼎大名的风流天子宋徽宗,女主角则是艳冠群芳的青楼领袖李师师。而说起此词的来历,还有一段天子与大臣吃醋的逸事。

这一天,江南的新橙贡到宫中。剥开橙子,柑橘特有的清新而令人陶醉的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而在这令人陶醉的气息中,李师师的笑靥清晰地浮现在徽宗的脑际。

此时的徽宗,正处在对师师的迷恋当中。说来也怪,身为天子,宋徽宗身边的女人成千上万,但他却偏偏对烟花女子李师师情有独钟。这种喜欢甚至改变了徽宗身上的某些东西:身为天子,他开始像一个真正的恋人那样去体贴和牵挂对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愉悦,都希望能与对方分享。

橙子的美味让徽宗又想起了师师。他抓起一颗橙子,换上普通人的衣服,兴冲冲地直奔李师师家。他没有派人通知师师,他要给师师一个惊喜。

到李师师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李师师此刻也非常愉快,只是这种愉快却无法与徽宗分享:她正和周邦彦一起,享受着男欢女爱带来的愉悦。和徽宗相好以后,她并没有断绝和其他客人的往来,这样做并无不妥:她只是一名歌伎,而并非徽宗的妃子。她似乎也不大担心徽宗与其他客人撞车,这倒并非她对徽宗全无畏惧,而是因为徽宗以天子之贵,每次到来前都会有人提前告知,好让她精心准备。她从来没有预料到,徽宗竟会一时心血来潮,在夜半时分不速而至。

当鸨儿带着惊慌把徽宗到来的消息通告李师师的时候,徽宗已经到了师师的房门前。周邦彦走投无路,只好一头钻进师师的床下。

好在徽宗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兴致勃勃地拿出一路攥在手中的橙子,递给师师,并把自己何以前来的原因告诉了师师。师师听了,大概很有几分感动和意外,赶忙让徽宗坐进床帐,暖和一下寒夜中奔波劳累的身体。大概是怕徽宗嗅到空气中另外一个男人的味道,师师又抓了一大把香,放进床边铸成兽形的铜质香炉中。香气很快弥散开来,整座屋子都变得馥郁芬芳。徽宗催促师师赶快品尝一下橙子,师师于是赶忙用她那纤巧的双手把橙子破开。吃完橙子,师师又忙着调筝,因为徽宗喜欢音乐,每次到这里来,都要听师师弹筝。调好筝,师师开始为徽宗弹奏。几曲终了,外面已经是三更了。徽宗的意思是要回去,师师却坚决不肯,说外面这样冷,地上的霜一定很厚,马走起来容易打滑,不如就在这里歇息,等明天天亮再走。于是这一晚,徽宗就在师师的房中度过。

第二天一早,徽宗离开师师家,周邦彦也从床下爬出,告辞回去了。

回想这一晚上的经历,周邦彦感慨万千。在臣子面前,天子是何等威严,没想到却可以为了一个女人,三更半夜地去送一个橙子。感慨之余,周邦彦把昨夜的所闻,隐括成一首词,就是写在开头的《少年游》。

周邦彦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词人,新作甫一问世,立刻被四处传唱。人们都能读懂,这是一个女人对夜半来看望自己的男人所说的话,从“调筝”等语中,也约略能感觉到这一幕所发生的情境应该是青楼,但其他的情况,自然不得而知。明白这首词发生的确切情境的只有三个人:周邦彦、李师师、宋徽宗。

有一天,徽宗又去看师师,师师忘乎所以,居然把这首词唱给了徽宗。徽宗是当事之人,自然听出了词中所隐括之事。问明此词作者乃是周邦彦后,徽宗大怒而回。

在徽宗眼中,这自然是不可轻饶的罪过。把自己与师师的亲昵一幕展现给世人倒也罢了,反正谁也不知道词里的男人就是他赵佶,关键是这一幕周邦彦是怎么知道的。不管是怎样知道的,反正都说明这个周邦彦与师师的渊源不浅,而这是他绝对难以忍受的。周邦彦此时正担任开封府监税官,所以第二天一上朝,徽宗就把蔡京叫来,责问道:“开封府监税官周邦彦课税不利,京尹为什么不向朝廷报告?!”

蔡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好答道:“请陛下允许我退朝后向京尹询问,然后再奏明陛下。”

退朝以后,蔡京向京尹询问此事,京尹回答道:“今年课税,只有开封府完成得最好。”

蔡京说:“皇上的意思是要怪罪周邦彦,没办法,只能迎合皇上。”按照徽宗的意思写了报告,很快得到批复:“周邦彦完税不利,职事废弛,即日贬出京城。”

隔了一两天,徽宗再次到李师师家,发现师师不在。询问去向,得知是到城外送周邦彦去了。等了很久,师师才满面泪痕、憔悴不堪地回来。徽宗本以为周邦彦被贬了官,李师师待周邦彦的心也就冷了,没想到是这种结局,所以更加生气,明知故问道:“你去哪里了?”

李师师没有隐瞒,回答道:“周邦彦得罪,被押出京城,我备了一杯薄酒相送,所以回来晚了。不知道陛下来,真是罪该万死。”

徽宗又问道:“他不是会填词吗?可曾填什么词没有?”

李师师说:“填了一首《兰陵王》。”

徽宗说:“你唱给我听。”

李师师整顿歌喉,唱到: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情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唱完以后,徽宗也被这缠绵悱恻的词句感染了。再看眼前的师师,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自己也不禁心下不忍。再想到自己身为天子,而与一臣下争青楼女子的一席之欢,传出去也觉得不雅,于是当时便收回成命,重新任命周邦彦为大晟乐正。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高情已逐晓云空:古代文人的情感世界》,韩田鹿,2013年8月

你看武媚娘,我看李师师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