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关愚谦:如何与严谨的德国人打交道?  

2014-02-24 08:3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愚谦:如何与严谨的德国人打交道?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1972年夏季,我要参加硕士学位的考试。我学的几门课程,即使是副科,依然要过笔试和口试两关。

我永远不会忘记参加俄文口试那天的经历。娜维珂瓦教授是主考,另外还有两位陪考官。按惯例,这种口试仍然用德文进行。考官提问,学生回答。这时,我已经和娜维珂瓦教授混得较熟了。她知道我的俄文好过德文,一开始就和我用俄文对话,另外两位陪考官都是德国人,对德国古文和古典文学很有研究,但口语都不行。娜维珂瓦教授问到我对俄国文学的感受,问我最喜欢哪一个俄国文豪。这该是我的强项,因为我在大学时曾“啃”过一些俄罗斯文学作品,对那些重要的俄国作家如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高尔基等文学作品都有所了解。我回答说,我最喜欢普希金的诗。

娜维珂瓦教授问我:“你最喜欢的是他的哪一首诗呢?”

“是为俄国十二月党人写的《致西伯利亚囚徒》。他这首诗写的是苦难,但又给人无限的勇气和希望。”我脱口就开始用俄文背诵起来。

口试一般需要三十分钟。在我把这首诗背了几分钟后,娜维珂瓦教授叫我停下,和另外两个考官用眼睛交换了意见,宣布考试结束,给了我最高分。

硕士头衔拿到手后,我捧了一束花来到娜维珂瓦教授办公室致谢,她高兴地迎接我说,“关先生,您的笔译考试卷笑死人,德译俄,还不错,但俄译德,错误百出。幸亏我知道您是中国人,不然,这考卷肯定通不过。”

“谢谢您,谢谢您!我请您吃中国饭。”我衷心地表示感谢。

在德国,人与人之间、同事与同事之间的关系,要磨合得很默契其实很难,有的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有的则是“打字机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即使男女年轻人之间,酒吧间相识,甚至当夜一起度过,但次日早晨,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连姓名地址都可能不留。当然,不全是如此。这里我只想说,德国人好像是个暖水瓶。虽然内热,但外面总是很冷。

但是娜维珂瓦教授是个很热情、能敞开大笑的俄国人,我们约定在一个周末见面,我做了很可口的中国饭,佩特拉也过来帮忙打杂,娜维珂瓦教授和她的另一个俄国女友参加。席间我们的主要话题还是俄国文学。我好像又回到了在北京和苏联专家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一家人一起相聚的时代,其乐融融,相处无间。

当晚娜维珂瓦教授知道我还想继续写博士论文,她就半醒半醉地对我说:“你可以还选俄文为副科,你来口试,再背普希金的诗,我一定通过。”说完,大家哈哈地大笑起来。果然如此,五年后的1977年,娜维珂瓦教授依照这个酒后之约,在我通过博士毕业考试时,担任我俄文口试的主考官,陪考人都换了。她向那两位主考人回忆我考硕士时的背诗景象,大家都笑了起来。当天的口试竟然变成了交谈,我用俄文介绍了我在北京做苏联专家翻译时出现过的窘态,大家都大笑起来。一场口试就这么轻松地过了关。没想到,虽然教授抱怨我的笔试糟糕,但也得了高分通过了。

1972年11月,我终于拿到了硕士学位,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一个外国留学生,在这么短的时间,攻克硕士大关,连拉斯博士都不敢相信。我知道,这并不是有什么神仙和上帝在帮我的忙,而是我周围的朋友们无私的奉献为我铺平道路。如果没有拉斯博士的支持,没有恩师刘茂才在后面的鞭策,没有朋友如史特满(Klaus Stermann)和郑英这两位在柏林自由大学任教的同事抽出一个暑假时间的帮助,如果没有娜维珂瓦教授在我考试上的宽大裁定,我都过不了这个巨大的门槛。更为重要的是我身旁有一个天使陪伴,当我思乡之念使我精神完全萎靡时,当我的语言考试到最后关头,很难通过时,都是她在后面予以打气,让我振作,这就是佩特拉。

得知通过的消息之后,我一个人来到阿尔斯特湖边,面对着在夕阳下涌动的湖水,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我真心地感谢我生命中的这些贵人们。母亲,儿子在德国过得很好,已经取得了硕士学位,将来还要读博士,您老人家,身体好吗?

我真想彻底地放纵一下自己,给自己一次“堕落”的机会,到欧洲什么地方去痛快地游玩享受一下人生。但摸摸口袋中那薄薄的钱包,再照照自己那骨瘦如柴的尊容,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批改学生的课卷吧。



更多阅读请关注《情:德国情话》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浪:一个为自由而浪迹天涯者的自述》——无奈去国的人生际遇和心灵历程

《情:德国情话》——“文革” 著名“叛国者”在德国的逆袭人生

《高情已逐晓云空》——文士与美人间的情感故事

《天朝落日》——了解天朝地陷的始末

《真实的荒诞》——清点历代奇葩皇帝的一本书



传国学之精,励国民之志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觉悟社的微信公众号dfjws2013

及时分享国学与大家的智慧


关愚谦:如何与严谨的德国人打交道?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