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冯学成北大漫谈国学学修:从心出发  

2014-11-21 10: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晚上的讲座,今天晚上讲座是北大国学社的国学文化界的系列讲座之一,今天请到冯学成先生,是贯穿儒释道的大师,他有非常传奇的经历,早年师从于本光老和尚和海灯法师,现在又传承了云门宗的第十四代法脉,这在居士中传承法脉唯一一人,他著述非常丰富,他所著的《云门宗史话》《四川省佛教志》《赵州禅师语录壁观》等都在学术界备受好评。另外一方面,2004年的时候冯老师创办了龙江书院,以弘扬和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己任。我们北大国学社能够顺利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开展起来,很大程度也是得益于先生开创的一代先风、这样一个举措。所以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请到冯老师来讲座,因为北大国学社是传承和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宗旨的学生社团,我们在学习过程中对于国学的学习,很大程度上也是需要学修并重,知行合一的。冯先生就是这样一位真正把国学的研究,国学的实践和国学的修行集于一身的大师,现在请我们冯老师开始今天的讲座。

 

冯学成:谢谢!主持人非常的优秀,我就坐下来直截了当地说,因为时间也不多,机缘非常难得。今天跟大家见面也很高兴,能够在北大,中国最高学府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多年学修的一些心得,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国学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定义,有多方面的争议,我感觉国学首先就是心性学,在《论语》里面提出了孔夫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尽管在经邦济国这些方面有它政治上的东西,但是其核心还是心性之学。第二是文献之学,中国是以史立国的国度,史学方面的典籍非常丰厚,经史子集嘛!看了就心动,非常的好玩,需要有文献学问来把它治理起来。当然在这个学问上,北大可以说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强的,居于领袖的地位。第三是致用之学,学以致用,中国几千年来就是大国,人口也是在全世界从来都是属于领先的地位,一个庞大的国家,众多的人口,如何把国家治理好?用现在的话就是和谐社会,故宫博物院里面有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怎样起来?这个就是中国的经世致用。还有辞章之学,《四库全书》里面的集部主要是辞章之学,从《诗经》、楚辞汉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的一些文学,文学范畴的东西,都是在里面。当然还有术数之学,现在很多人谈国学的时候,忽视了数术之学,其代表有中医和养生的一系列东西,渊源于《易经》,派生了很多的旁枝,枝叶很茂,因为中国也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百工技艺都应该归于古代的中国术数之学。当然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心性之学,我们在学《论语》的时候,我们看《论语》有一段话,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就是说在孔夫子的眼里,《论语》里面真正的学问不是知识层面的,它是人的修养层面的。

 

一个人怎么提高修养,怎么样感觉到他的修养,我们也看到有些人很有知识,很有文化,哪怕是大学教授,如果在长工资、分房子、谈待遇的时候就出现很多烦恼,这个就给人感觉到修行上不去,修养上不去。我们怎样在名利上,在是非上能够不动心,就像林则徐说的: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怎样使自己的强化起来,的确需要修养。学习不是一个拔苗助长的过程,这并不是现在小学、中学里面的强化教育,弄得小孩子根本没有时间玩,没有童年,没有青年,除了在学校里面背死书,死背书,为分数操劳,为分数而殚精竭力,这样有什么效率呢?在《庄子》里有一则故事,说鲁国的国君见到一个海鸟飞过来,海鸟很稀奇,很美丽,就把它放在宫廷里面,用太牢的祭祀来供奉这个海鸟,用宫廷音乐来奉承这只海鸟,用黄金打造的笼子伺候这个海鸟,结果没几天这个海鸟就死掉了,所以庄子说:以养人之道来养鸟,那么这个鸟就死定了,应该以养鸟以养鸟的方式来养鸟。鸟的自然性是什么?树上有一枝,它就可以休息,天亮了它就出去觅食,在水边、田边找一只虫子,或者找一点植物的果实,它就可以过得非常自在。

 

在我们会场里竟然也有一些小学生、中学生,这在大学里也甚为稀有。很多带孩子的家长都问我,小孩子该怎么教育,因为现在少儿读经在全国也比较风行,很多家长都来问我这样的事。我说你们仍然是一厢情愿,尽管我们都要承担国学复兴的责任,但是也不赞成离开社会,离开现在的教育体制、教育体系,另开门道地专修四书五经。小孩子读四书五经,他未必能懂,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忘记了。现在有国学热,大家都希望小孩子去读,可以读,但是要用业余时间去读。比如过去学钢琴一样,父母本来就没有钱,花几万块钱买一架钢琴,请一百元一小时的音乐老师来教,小孩子未必愿意学,一看到钢琴就头疼,就发木,那怎么能行呢?所以孔子说:学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知者,这个是本性的一种流淌、本性的一种驱使。学问建立在他的喜好上,不需要你家长操心和老师的费力,他就自然会顺着自身的因缘展开其必然性。

 

那么说老实话这就是四两拨千斤,不费多大力气就可以收获非常丰盛的成果,所以学习一定得有方法,这个方法一定要建立在自己的心性结构上。我们首先要有自知之明,因为国学的确是一个庞大的体系,里面是一个博大的宝库,我们还是有各式各样的选择。你选择什么,尽管都是圣贤之道,用佛教的话是八万四千法门,你走到佛教的《大藏经》前,你翻开大藏经的目录,头都晕了,这就要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因缘,确定自己的目的、学修的一个程序,这个叫做定位。我们自己有一个自知之明,有一个内外相契合的这么一个内容。这么一个定位,那么学修起来就非常轻灵方便。就像朱老夫子说的,昨夜春水江边生,蒙冲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它是因缘合了以后就非常的轻松自在,就料理起来了。如果你不愿意学,强迫学,那个与自己的本性相违背的,那么学也学不进去,把精力废了,时间也消耗了,那就非常的不划算。

 

我在龙江书院里面给书院立了一个目标,就是学修次第,第一就是立志,第二是炼性,第三是开眼,第四就是致用。

 

首先要立志,立志就是我们价值观念的确立。现在在物欲的社会里,在商品经济的社会里,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都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什么。当年我女儿在学校里面读高中的时候,她们搞了一个十年之后再相会这么一个节目,把家长也请来参观他们的远大理想,他们的同学就预测大家十年以后相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当时我听了也很难过,因为我女儿的学校在成都也是重点中学。他们有的人想当律师;有的人想当老板,老板也不是大老板,还不是比尔·盖茨这样的大老板;有的人想当演员;有的人想当医生……还没有我们当知青的时候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要解放全人类这样的雄心壮志,并波澜壮阔。就感觉到现在小孩子在学校里志向不够。当然大学里面,特别在北大里都是全国的精英,那另当别论,但是在成都,我的女儿也是在一个重点中学,就感觉他们眼界不够,真的是成都的盆地意识太严重了吗?还是家庭的教育和小社会的教育限制了他们的胸量吗?当然,这个我也没有结论。

 

但是立志,立什么志?立圣贤之志。在中国来说,要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五千年的文明,这个文明有一个道统,有一个法统。这个道统、法统就是孔夫子说的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啊!这是历代圣贤一脉相承下来的,四书在中国宋元明清具有宪法的地位,地位是非常高的,这个圣贤之道用《大学》的话来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它就是这么一个大人君子的学问,《大学》里面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哪怕你是当了皇帝,还是普通百姓,都是以修身为本。因为修身是中性的,进可攻,退可守。退,我在运气不好的时候,我处于逆境的时候,用孟子的话来说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进,因缘好的时候,我处于顺境的时候,就达则兼济天下。所以修身是最重要的一环,我们每个人的事业都要建立在自己的修身上。但这个修身并不是狭隘的体育锻炼,它是涉及到正心诚意格物致知这么一个内修体证的系统里面。有些学道的人,包括学佛的人也小看了儒家的正心诚意格物致知这个系统。我的启蒙老师,我的博导——本光法师说:正心就是明心,诚意就是见性。他也是你们北大的老校友,他是1925年到北大的。在当时也是非常优秀的青年人,满怀革命的理想,到了北大,在李大钊和陈独秀的介绍下,在北大参加了共产党。1927年,张作霖杀害李大钊以后,他也受到通缉,于是四川的同乡会就秘密地把他送到普陀山出家,后来又到浙江天童寺受戒,就成为一个法师了。

 

他是北大学历史的,他一生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章太炎先生,一个是太虚大师。在北大,当时老一批的吴承士、黄季刚等,这些都是章太炎的学生,本光法师与他们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包括跟梁漱溟先生的关系也非常好,他到金陵大学去教书也是梁漱溟先生介绍他去的。本光法师在(文化大革命)那个时候一再强调我们要立志,立志就是要继承中国文化的血统,不然咱们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会说中文;那怕你会说中文,黄皮肤、黑眼睛,你没有中国文化的内涵的话了,实际上你已经失去了作为中国人的意义了。当然,虽然现在讲全球一体化,但是还是要保持各自的特性,同时要讲保存多样性。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他老人家三十而立,立什么呢?就是立担当文武之道,把中国民族从尧舜以来的这么一个文化传承担当下去,所以每当他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啊!文王虽然已经去世五百多年了,但是文王的道就在我这儿。所以无论面对什么困难、麻烦,都跟我不相干、无所谓的,完全可以承担起来。所以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敢于把这个承担下来。志向不高,作为也不行,你志向的半径就决定了你的智慧的半径,也决定了你道德的半径。立志的高度就表明了你的胸量和你的智力,所以立志一定要大。但这又不是空的,要有所证明,用佛教的话讲是需要有圣言量来支撑;用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的说法叫做圣贤的言教,就离不开四书五经。当然,中国现在也不是儒家独尊的时代,在孔孟同时的有老庄思想,也是中国民族里面另外一个非常高明的、精彩的一个思想体系。用《易经》的话来说,孔孟的思想代表着乾卦(的精神),老庄的思想代表着坤卦(的精神)。我这样说不知道对不对,大家可以议一议,感觉一下,我们立志一定要在圣贤之道上。

 

我最近对中国的儒释道三教做了一个小的总结,我说儒家的着力点在社会性: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之道,讲仁义礼智信、三纲五常,这是围绕社会性的。老庄思想主要致力于自然性,讲天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之道浸透着老庄思想。在老子的《道德经》里面,在《庄子》的三十三篇里面,都非常精彩地把自然之道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给我们表现出来,把它烘托出来。佛教主要是注重于精神性,从凡夫到解脱成佛,是一个漫长的纯精神的历程,步步都要提升。当然佛教也有社会性,也有自然性。佛教讲依报、正报,也还是要讲社会性,也要讲自然性。道教也讲社会性和精神性,《道德经》里谈圣王之道,知白守黑治大国若烹小鲜的这么一套功夫,包括庄子在《齐物论》里面讲的,在《达生》《人间世》里讲的很多超一流的功夫。我把《庄子》里的功夫借用金庸小说里面的模式,比如乾坤大挪移、九阴真经、九阳真经之类的,那是非常高的武功,有些可比《道德经》还要细腻得多。所以三教里面都有自然性、都有社会性、都有精神性,但是各有各的不同和特点、特殊性。所以我们在立志的时候要高旷,要高远,要崇高。如果我们内心失去崇高两个字,我们流于庸俗了,那就不行。所以十年前我写了一本书叫做《生活中的大圆满法》,就提出了三气,第一要有庙堂气,你当官的、当公务员的,你领导一方,你必须要有庙堂气,要有规矩,要懂法,不然的话,你怎么能当好领导?怎么能搞好一方的建设呢?第二要有山林气,当官的人,你天天办公桌上为事物、为是非忙碌,头都弄痛了,天天料理着红尘中的麻烦事,的确也是很劳累、枯燥的,也是很容易给自己带来危险的事,不然要反贪局、纪委来干什么呢,所以还得有山林气——看破世间红尘,超然于功名富贵之外的这么一种气象。大家知道诸葛亮、张良、刘伯温这样的山林气,他们退隐之后可以成神仙,一到朝廷就可以成良相,这些就是山林气。这样的人,他是有超越于世间惯常的、特殊的智慧,这样的智慧孔夫子也有,在儒家经典里面也有,只不过没有得到充分的展开。这个在老庄里面就很丰富,在以后道家的发展之中,它有很多相应的东西。包括法家、兵家中很多的思想,都是从道家里面演变出来的,不然司马迁怎么会把老庄、申韩并在一块儿,放在同一个传里呢?所以法家也好、兵家也好,都跟老庄道家有传承渊源的,就是人生的斗争艺术,这一条都有相应的渊源。

 

对于立志,我们就应该明白一个东西就是道,儒家有儒家之道,道家有道家之道,佛家有佛家的道,我们如果不在道上行,不在道上用心,我们就会被局部的、暂时的、零碎的东西,把我们的心胸给遮蔽了。只有道才是整个文明、整个精神的最高峰,也是全体。如果我们在全体上看问题、最高处看问题,那就应了杜甫的一句话,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用王安石的一句话来说,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我们现在说要把握制高点,你立志也要立在制高点上。在《大学》里面说得很明白,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个至善就是制高点,精神的制高点,情怀的制高点。

 

第二就是炼性,我经常谈身心性命的修养和锻炼,这是以前你们的老校友——本光老法师传给我的:要随所在处,建立学处;随所在处,坚持学处。这个学处是什么?就是灵魂深处闹革命,就是调理好自己的心弦,使自己的心性优化、美化、强化。

 

身体是父母给的,身不由己。自己的智慧,大概也是智商,这个也是说不清楚的。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人的智商并不说明他的智力,这个在佛教里面很清楚,因为我们的智力会经常被烦恼所遮障,被贪嗔痴慢、被酒色财气所遮蔽。我们的理智被这些不净的情绪、不净的性格所左右、所绑架,我们的智慧就受到了局限。如果我们要释放我们的能力,释放我们的智慧,用神秀大师的一句话:身如菩提树,心如明境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如果你把这个心性上的尘埃擦净了,那么你的智慧就会得到升华,就可以得到最高的优化,所以这个也是基本功。在身边随便做一个统计,大家就会发现。

 

我们就以人的心性做一个调查。你只要立一个指标出来就行:这个人平常是为公的时候多,还是为私的时候多?这个人对待朋友是真诚的还是虚伪?这个人处处无事生非吗,还是平常一团和气?这个人喜于助人,平常是很开朗的、阳光的吗,还是心地很阴暗?这个人很容易相信别人,还是成天疑惑别人?他今天给我下毒药了,明天他要用刀捅我了,我的女朋友他要怎么样了……就整天疑神疑鬼,这就是我们性的一个复杂成分。每个人生下来随着家庭的教育、学校的教育、社会的教育的延伸,性情就越来越丰富。当然,这个一方面是先天的,一方面是后天的。用佛教的唯识学来说这个叫做种子,你上一生就有的,具一切种嘛!你的善因缘、善性种子成熟的时候,你就很光明,福报又好,智慧又好;但是你不善的种子成熟的时候,你运气又很糟糕,心性也扭曲,什么什么病又来了。现在西方把它归之于遗传基因,在脱氧核糖核酸里,在遗传密码里面有这个,这个跟唯识学的种子说还是很接近,很有趣味的。

 

关键就是我们心性里面,我们性分上的这些麻烦,遮蔽了我们心灵上的光明,所以要炼性。这两个字是道教的,佛教叫做修行,儒家叫做修养。为什么要用道家这两个字呢?因为这个比较生动一点,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像孙悟空一样的炼成火眼金睛、铜头铁臂,这样多舒服。所以我们需要炼性,使我们的心性得到优化、得到美化,乃至强化。强化的心性在意志上、在毅力上就胜人一筹,在实践上就有力量了。首先是立志,然后是炼性。炼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佛教里称之为渐修。有的人生生世世都修不好,郭诗没有毛诗好,活到老学到老,这是郭沫若的话。要天天学习,用以前毛泽东的话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所以他老人家也强调要学习。

 

这个是《大学》里面的,《尚书》里面也提到,苟日新,日日新嘛!《易经》里面说: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易经》里也经常强调时之义,大矣哉时之用,大矣哉,一定要知道时义、时用的道理。我们现在谈与时俱进,怎么与时俱进?《易经》里面早就说了,两千多年前孔子把与时俱进的要点很生动地表达出来,并且在若干卦里面把它表现出来。所以炼性一定要作为我们重中之重。一个人成败的关键是什么?很多人向我请教命运,我也大谈命运,不过我谈的命运和术数家的算命不一样。不论是算相的,看八字的,看风水的,他们那一套有没有道理呢,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我不去赞叹也不去批评,但是我对命运,我认为命运在我,就在自己身心性上下工夫,命运其实就是自己身心性这三者在时间和空间里展开的必然性。一个善良的人,一个优秀的人,他在生活之中,参加社会的过程中有他运行的轨迹,也就是佛教里面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因果是成立的,跟自己心性的修为密不可分。

 

所以说命运就是我们身心性三者统一的一个东西在时空、在人事关系上展开的必然性。另外再简略一点,每天我们都有取舍,每天都在取舍之中,这一百年取舍连成的一条线就是自己的命运。那为什么有的人取得高明、舍也舍得高明,有的人取得愚蠢、舍也舍得愚蠢?当股票六千点的时候,为什么不把你的股票舍掉呢?到现在三千多点,二千多点你再去舍,那不是捶胸顿足嘛!当股票一千多点、两千多点时,你不去取,当股票六千多点,你才去取,你不是犯傻吗?对不对?当然这是股票的事。还有我们人生中的事,比如同学们开始毕业了,开始选择工作,你留在北京还是在南方这也是一个选择。在中学考大学时候,能够考到北大的分数肯定都是680分以上的,这都是高分录取。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在北京的同学都不用600分了,但是我们四川的到北大没有680分别想进来,所以作为选择有的人选择高明,有的人选择就很愚、愚痴,那么选择从哪里来呢?就从我们的价值观念来的。有一个高尚的价值观念,立志立得高,选择就崇高,所以《易经》的蛊卦就说:不事王侯,高尚其事高尚这个词就出自《易经》的蛊卦。当混乱的社会之中,你不去伺侯帝王将相,而是超然之外,不与红尘为伍,这就叫做高尚其事。大家要是看过《古文观止》里范中淹写了一篇文章叫《严先生祠堂记》,文章很精炼,就两百多字,他用《易经》的道理,用屯卦和蛊卦来讲汉光武皇帝与严子陵之间的故事,他们以前是朋友,后来,一个当了皇帝,一个当了农民。人与人之间相交于利还是相交于义利,还是相交于是非?范仲淹就以光武皇帝与严子陵的关系,提出了相尚以道的理念。在道上交的人,可以一千年、一万年的无穷无尽地交下去;如果相交于利害,那么有利则合,无利则分,利害相背就成仇人了,那是很麻烦的。如果我们彼此都在道上相会、道上相交,那就是坚如磐石。

 

所以抉择是我们命运的一个根本点,我们每天都在选择之中,都在取舍之中,但关键是当机的一念。这里也有禅学社的朋友,在柏林寺夏令营里经常会听到法师们说注意当下,注意当下一念——现在。但是我们把这个现在展开,现在与我们命运的关系如何?现在与我们整个的精神又如何?现在与过去和未来的关系如何?我们怎样把这个现在、当下的一念给玩转,玩得高明起来,这的确是需要功夫的。因为我们的命运就是在当下之中抉择,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没有用,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卖,历史也不会重演;未来还在未来,那遥不可及,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唯一可以掌控的,我们唯一有发言权的就只有现在这个时间点。

 

离开了现在这个时间点,人类的文明就崩溃了,人的精神也就崩溃了。只有现在这个时间点支撑着我们的生、我们的精神,乃至于整个人类的文明。搞科学研究的离不开现在,他不会说我昨天在搞研究,或者我明天再去研究,那不行啊!你到商店里买东西,说明天付钱,或是昨天我已付了钱,你能把商品拿到手吗?不行的,交易必须在当下,就在现在交易。明天、明年我再付款,那是绝对不允许的,那违反商业的规则。对于现在的把控,就是明白我们身心的一个秘密,在密宗里这个秘密传承是不跟别人说的,在禅宗里面把这个说破了,大家也不以为然,也不注意。时间有没有终点?都说没有,我说有,现在就是过去时间的终点。时间有没有开始?我们不可能说上帝第一天说有光,太阳月亮就出来了,那个叫做时间的起点,或者宇宙大爆炸是时间的起点,不是,现在就是时间的起点,现在就是未来时间的起点,是过去时间的终点。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个现在,我们就可以玩时空大挪移。很多精彩都在现在之中,就像万花筒一样的,一摇就变,很多精彩在里面。如果你不善于玩,立志不高明,你炼性不高明,你的价值观念不高,那么就玩得很糟糕、玩得很麻烦。怎样使自己高明起来,那就需要开眼

 

开道眼,顶门开眼,在道教叫悟道,在佛家叫做开悟、见道、明心见性。明心见性,就要开智慧之眼。开智慧之眼就是要把我们看见虚幻的、不实的、引起误会的那些东西统统地去掉,这是一件麻烦事。虽然现在学道的人不少,历史上学道的人也不少,秦始皇也是学道的,不然他派那些方士到海外去寻找长生不老之药干什么呢?花了那么多力气,派了那么多人。还有汉武帝、唐太宗及明朝很多皇帝也是这样。最近我看到一个帖子,包括雍正皇帝也是吃道士的丹药死的,不是吕四娘(剑仙)取了他的首级的。所以说开眼的话,一定要站在精神的最高处,要在道上用心。把一切虚幻不实的、偶然性的东西统统把它去掉,用哲学的话叫做扬弃掉;用《道德经》的话叫做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在道上修行是做减法,就是要把我们精神的、学问的、脾气的东西统统抛掉,只留下一个清澈的精神。做学问不一样,是为学日益,多多益善。你拿大学的博士写毕业论文,硕士生的毕业论文,这个都是需要拿知识来换取学位的,但是这些知识还是要有智慧运作在其中的。就是你的分析、归纳,需要一些综合判断的精神运动,把这互不相干的知识组织起来,这个组织的能力也是智慧,但是这是局部的智慧,跟道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们在道上修行有一个最高的境界,最高的眼界那就必须做减法,把我们所知、所拥有的全部东西都要去掉。这是一番净心的功夫,也是价值的抉择,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价值的抉择,你是舍不下那些东西的。我的知识,我的名誉,我的地位,这些在大道里是不值一文的,什么东西都要放下。我们升官发财了,是道让你升官发财;我倒霉了、惹麻烦了,是道让你惹麻烦,并不是我想去惹麻烦。所以很多人在命运里面身不由己,庄子就说得好,知有所待而后当,用佛教的话来说,一切都是缘起的,如果因缘没有到,你怎么能获得这个知识?怎么能有这个认知能力?夫知有所待,必须要有一定的条件才能形成这样的知识,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其所待的东西还没有定,它是在未来的时间之中,在未来的因缘之中慢慢形成的。

 

所以当年毛泽东搞大跃进,他就不明白这个道理,邓小平就懂得这个道理。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他摸着石头过河,他就明白了其所待者特未定也的这个道理,以后的因缘究竟怎么样,我心中无数,既然如此,不如摸着石头过河,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当我们对未来不明确的时候,当偶然性的空间很大、必然性已经感觉不到的时候,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所以古代的禅师也说,说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说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这样对我们身心就会好得多,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开眼的地方。开眼是大智慧,用爱因斯坦的话说,与知识相比较,智慧更重要,因为智慧不是知识,智慧产生知识,知识是死的,智慧是活的。知识是智慧流淌出来的、随缘建立的这样那样的东西,诸如甲乙丙丁等一系列的东西,是智慧因缘所起建立的东西。智慧又超然于知识之外,超然于知识之上,我们要明白这些。

 

所以前年在四祖寺夏令营里很多大学生问我,冯老师,我们才20多岁,我们什么都不懂,好可怜。我说,你们一点都不可怜,知识多了未必是好事,那些拿诺贝尔奖的,他们的成果很多都是20多岁建立的,像七、八十岁的人基本上没有,有的也都是他年青时建立的成果,几十年后被承认。因为20几岁时,没有负担,用佛教的话来说,没有那么多所知障,精神是自由、自在、灵动的,加之精力又旺盛,思维频率又快,青年时代大脑的运算速度是100万次的计算速度,我们老人现在就是一两万次的速度,怎么能跟青年比?上年龄的人在经验、在知识上可能堆积的比年轻人多一点,但是负担也比年轻人沉重,所以年轻人一定要善于运用这个知识。

 

禅宗里面经常有祖师说,不知最亲切,但守住这个不知的,这个妙不可言。爱因斯坦也说过:已知空间越大,未知的空间就越大;已知的半径越小,所接触的未知的空间也越小。这个就给知识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庄子》里面早就说过了,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我们看《庄子》里这是非常伟大的思想。什么叫天之所为?自然的一切都是天之所为,乃至我们社会上很多的东西都是天之所为,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共业、历史的规律,这都是天之所为,并不是你当了皇帝,当了联合国的秘书长,你就可以左右整个世界历史的进程了,那是不可能的。还没有哪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能够把人类社会的步调指挥动,不可能,这也是天之所为

 

所以很多伟大的英雄人物到了灾难降临的时候,都说这是天意。项羽在乌自刎时就说,天亡我也,非战之败也,就是说,我打仗的时候天下无敌的,输给刘邦这个小混混那是天意,我是输给老天爷,不是输给刘邦的,他是这样认为的。我们的身体也是天之所为啊!老爹老妈给你这个身体,乃至自己的命运的进程很多都是天之所为人之所为,我的需求、我的欲望,我的痛苦、我的语言、我的思维,我们的什么什么,好像是人之所为。当然现代人类社会的工业、商业、科学技术都是人之所为。社会是人之所为,但人之所为,往往又是天之所为,所以庄子说得非常高明: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天人合一的思想,在《庄子》里比谁都说的深刻,先天的、后天的、自然的、社会的,互包互融、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分清。就是这种难以分清,我们才能明白什么是天之所为,什么是人之所为。不然,我们自己在命运里老是跌跟头。

 

庄子还有一句话叫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我想发财,想当亿万富翁,能行吗?我现在想当官,想当大官,能当大官吗?能有办法吗?这就叫无可奈何。遇到那些倒霉的、双规的、破产的,想不双规、不破产,他能有办法吗?我们经常说天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既然不如意,并且占了绝大部分,那就没办法,就无可奈何,人生就是无可奈何。无可奈何怎么办?去上吊,去跳楼,不行嘛!还是要苟且偷生,还是要安之若命。安之若命并不是消极、愚蠢,相反它是一个智者的风范。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这是没办法的。毛泽东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老人家这么了不起,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我们要安之若命,这也是《易经》里面艮卦的秘密: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思不出其位,行也不会越轨,那你就安全了,太平了。所以我们说开眼的话,一定要在这些方方面面、前后左右、上上下下、过去与未来,在万法纷纭的这么一个状态下,我们要别具心眼,见人之所不能见,知人之所不能知,使我们高明起来,最后能够见道,也就是明心见性。我们这儿也有禅学社的人,你们好好琢磨琢磨明心见性,当然最后还是致用

 

致用从小的方面来说,就叫做养家糊口。当年我在拜本光老法师为师的时候,他就给我们下了一个戒律,有一定的职业养活自己和家人。你必须要养活自己,养活父母,养活老婆孩子,你不能当乞丐在丐帮里面混,那是不行的。要有自强的能力,要有自己生存的能力。这个就叫做利生。然后遵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这么一个原则,逐渐扩大自己的半径,多做利人利国的事情,就叫致用。当然空洞的来说,为社会服务,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和民族服务,那是口号,口号应不应该喊呢?应该喊,但是要落实在行上、事上,看你面对具体困难的时候,有没有智慧,有没有驾驭复杂局面的手段和能力。俗话说早知三天事,富贵几千年。在万缘纷呈、万象变化、难以预测的状态之中,你别具只眼,比别人看得清、看得明,别人不能驾驭的复杂局面,你能够举重若轻地把它理顺了、拣平了。就像一道复杂的数学难题,别人解不开,你很轻松、很简易地解开了,那你就了不得了。所以我们谈致用,一定要建立在我们的能力上。我们谈佛学的修养,如果不在致用上着力,只在书斋中搞一搞论文,搞一搞文献,挣一个博士学位,评个教授什么的,当然这些也是很了不起的,但还是要致用。国家的重点科技工程,你有独特的建树,当然你就了不起,这个也是致用。只能在纸上谈兵是不行的,圣贤之道不是纸上谈兵,不是吹牛皮好玩的。

 

就生死而言,学佛的人也经常说生死两个字,现在年轻的法师、年轻的学者谈生死,不知他们对生死有什么感觉?没有感觉的。佛经读得多,生死方面的书读得多,也可以大谈生死,但那是理论上的。如果不到医院里面去,不下病危通知书,你对生死就没有感觉。孔子都是五十知天命,自己的生命运行一大半以后,他才对命有一个深刻的感觉,才真正有一点感觉。所以年轻的人谈命、谈生死往往都是恍兮惚兮的,都是糊里糊涂、不确切的。要体验生命的美,要体验生命的灵动,要感觉到生命给我们生存的价值,那么的确需要一定的积累,要么是年龄过半,要么是害一场大病,在局部丧失了一定机体的功能,乃至精神的功能,那时你才知道生命真可贵啊!

 

致用,也是要建立在立志这个方面,离不开立志,离不开炼性,离不开开眼。志向高旷,性格优化,智慧透出,你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就是一个大人。所以在《易经》乾卦文言里面有对大人的赞叹,说,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这个是《易经》对大人下的一个定义,我们看这个定义是非常贴切的。所以我们说国学的学养,今天我不知道离题没有?学,知识是次要的,修为才是重要的。

 

我们看有的人,这里也有出家的师傅,我在佛学院时也经常讲,一个人不在于你佛经读得多顺,经论谈得多熟,首先要谈有没有道气。有道气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拥护的。道气表现在什么地方?道气就表现在他的人品上、他的道德上、他的作风上、他的业行上,并不表现在舌头上。所以曹洞宗的开山祖师——洞山良价临终时,作了一个偈子:学者恒沙无一悟,过在寻他舌头路。欲得忘形泯踪迹,努力殷勤空里步。第一句是说学道的人很多,就像恒河的沙一样多。第二句说,学道的人虽然多但是不能得道,失误在哪里呢?在舌头上寻道,舌头上有道吗?道是脚走出来的,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就变成了路;牛羊也可以在山里走出一条羊肠小路出来。所以庄子说:道行之而成,道是脚走出来的,不是舌头说出来的,是行之而成。如何忘形泯踪迹?就是要达到无我的境界,达到最高明的境界——“努力殷勤空里步,就是在虚空中,用现在的话讲叫太空漫步。就是我们在精神上要太空漫步,要空、空、空,空到一无所有,就是前面所说的,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空了以后,才能太空漫步。

 

另外在生活上、行为上要学会空里步。为什么要学会空里步呢?最近我经常举这个道理,在北京城出门难,尽管修了那么多的路,一环路、二环路乃至五环路,但还是塞车。你到了北京,就感觉到行路难,难于上青天,如果道路畅通无阻多好啊!大家反思一下,我们的心路堵不堵?是不是跟北京的路一样塞车?当年法眼文益祖师因为开挖水井被沙塞住泉眼,道了一句:泉眼不通被沙堵,道眼不通被什么堵?法眼不通被眼遮障了嘛!心不通呢?心不通被心遮障了嘛,就是我们所知所想、我知我见把我们的心路遮障了。如果我们心路一通,世间万象任他来来去去,万事万物万法任它在心里自由流淌,异彩纷呈,那就不会塞车了,就是华严宗里的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一切都在无碍之中存在,在无碍之中交流,就像天上群星灿烂,互相交相辉映而没有任何障碍一样。如果我们的智慧达到了这样的境界,那就非常的值得骄傲。用佛教的话来说这就是文殊菩萨境界,大圆镜智的境界。当然现在因特网也有这样的境界,但不过他是电子系统的,还是需要人操作的一个系统。所以我们说国学的学修,就是要立足于立志、炼性、开眼、致用。

 

那么学、修、养、用,又立足在什么地方?还是最初那句话——各有因缘。我们不能制造因缘,不能无中生有,去攀缘,那是很费力气的。有的时候有心栽花花不开呀!如果顺水因缘,顺水推舟多方便呢!我记得当年在看《水浒传》的时候,看到石秀挑了一担柴去侦察路,唱了一首山歌,上山如挽舟,下山如顺流,挽舟当自戒,顺流常自由,我今上山者,预为下山谋,今天上山是为了下山,现在辛苦是为了以后的自在。年轻人首先要解决的是立志,是价值观的取向。因为我是多年来,可以说这一生都是从事国学传播,我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行者。有一些朋友要吹捧,谁都叫大师,叫我也叫大师,我也不敢当,我脸红啊!我害怕,我恐惧。我一听到别人叫做大师我就恐惧,我就是行者,《水浒传》里行者武松多可爱,看《西游记》孙行者,多可爱,我也喜欢呀!保护唐僧取经。当然,千万不要去当孙大圣,当孙大圣就会惹麻烦,要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都不得自在。当行者规规矩矩保唐僧取经,修成正果多好呢!所以我给自己刻了一方章叫做国学行者,这样的话自己安心一点。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史子集,非常多书籍。我在四川成都时,成都市图书馆组织一个读书活动,也把我请去,叫我给当代青年推荐一些应读书。当然我不是搞科学,也不是搞理工科,也不是搞外国文学,我就是知道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经史子集、《四库全书》也翻了一些,佛教《大藏经》也翻过几遍,当然不是通看,是有选择的,因为要写书,要给佛学院讲课,要找资料,有选择的去翻了一些东西。古代典籍浩如烟海,那么我们学修些什么?作为年轻人来说,如果你们是理工科的,选修国学课就别选那么多,四书我认为这个是基础的,量也不大,应该看。《大学》才一千多字,《中庸》也就是二三千字,《论语》也就是一万字,孟子多一点也就是两三万字。《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加起来也不过四多万字,小孩子两三个月就可以背下来了。有的家长问我,我孩子怎么办?我说很简单,小学生嘛,一天背一首唐诗,不到一年唐诗三百首就背熟了,在成都的比赛上,可以把唐诗三百首通背,那至少可以在成都出名,在成都一出名,全四川就出名,慢慢就在全国出名。这很简单的,就是可以通背唐诗三百首,但是要持之以恒。有的孩子说,我不要背唐诗三百首,我要背宋词三百首,那也行啊!背宋词三百首就比背唐诗三百首更牛了,对不对?这个都是基础。我二十岁就会背《易经》,那时候通背,现在系辞、乾坤文言还能够背,但是象辞、爻辞很多就忘了,没有常用。经常用的就可以背,不用就背不住了,所以四书要背,进入大学里面了,一方面还是要继续看四书,另外还得好好地花一些功夫学习老庄。

 

包括搞物理学的,昨天在清华,禅学社的同学有学物理学的,研究量子力学的,我说你这样很好啊!你看看《庄子》,《庄子》里面有一些相对论的思想非常精彩。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以前有些研究《庄子》的学者说《庄子》是相对论的滑头哲学,机械的相对论,这是贬义词。现在我们还是要给庄子评反,他的相对论非常的精彩,我们也可以搞科学的相对论,只不过庄子不接受我们给他的这个桂冠。如果我们认真浸透进去,比如我现在刚出这几部书,《禅说庄子》系列,先出了《齐物论》,《养生主》《应帝王》《人间世》三篇合在一起出了一本,至少在《齐物论》里面就可以感觉到《庄子》相对论的力量和他的理论的独到,非常精彩和高明。放在佛教的《中观》学里,乃至禅宗里面,《庄子》也不逊色。《齐物论》大概三千字,《齐物论》是《庄子》三十三篇里最为长的一篇,极其精彩。但如何理解它呢?大家都知道章太炎先生,他在三十年代还写过一篇研究《齐物论》的著作,发挥他对《齐物论》理解呢!可惜我至今都没有看到,章太炎先生全集出版了,我也没有买,因为他的文字古拗,我可能都不容易看得懂,要看得懂的话,还是北大中文系的教授,他们文学、文献、文字学的功底很强,他们看懂之后,把注释写出来之后,我再来读他们的《齐物论》,那个时候我也能看懂了。

 

所以我们读什么书?我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大学生,孔孟老庄一定要看,如果不看那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我十年前提了一个口号,但是没有人响应,我说要重新造就一批新时代的士大夫阶层,这个士大夫阶层除了清华、北大、复旦名牌大学毕业之后,你的文凭,无论是学士资格,硕士也好,博士也好,博士后也好,还需有一个国学文凭,这个文凭就是孔孟老庄的。如果按照古代社会唐宋元明清,能够在北大、清华这样的帝国学院上学读书的,起码都是举人出身的,但还不敢恭维是进士出身。因为在明清两代,如果是进士毕业立刻就可以当县官了,就有候补县官的资格。咱们这些清华、北大的同学不可能一毕业,就给你们一个十三级干部、十四五级干部的待遇嘛。我也见了一批大学里面研究生、博士生出来,到部队里面就是一个少尉、中尉,那离校级军官还有一定距离,若是升到了少校、中校、大校,那你就有县长的资格了。

 

所以我们说读书一定要读孔孟老庄,如果要了解佛教、禅学的思想的话,至少要读一部《坛经》和《金刚经》,我也不鼓励大家,特别是禅学社的朋友把《华严经》《法华经》《瑜伽师地论》这些拿来读,那不行。这些哲学系、宗教系、佛学的研究生、佛学博士生、法师们可以读,因为他们是毕生从事这个,这些是他们的本分,其它系的同学学好你们的专业之外,孔孟老庄的确需要。我在社会上讲课时,我也经常给一些企业家说,你们只知道在这儿投资,在那儿投资,就不知道在自己心里去投资,弄得自己身心疲惫,累得焦头烂额。但有一些当老板的人,开着好车,放大假期间,还可以到峨嵋山、青城山、九寨沟去旅游,有的还可以去南极旅游。这都是非常富有的人,是既有时间又有金钱的人可以去玩,一般人哪有时间玩呢?你到南极洲去玩,到南非野生动物园去玩,那好几万美金,我可玩不起。

 

但是心理的健康,我们身心性命,保命还是很重要。现在青年人身体普遍偏差,中国学生比日本、韩国学生身体素质,不敢恭维。怎样使自己的身体强化起来,在中国的中年人就更不敢恭维了。我都知道咱们中关村,北大清华很多中年知识分子英年早逝,四五十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是事业最得意的时候,一下没了,什么心脏病、脑溢血、癌症就把他摧毁了,多可惜!所以我们还要是保命,怎么保命?保命就要善养,要爱护我们的生命,爱护我们的精神,爱护我们的心理卫生、精神卫生。

 

当然这些都在炼性里面,如果我们的心性得养,能够调理我们的生活节奏,用《黄帝内经》的话来说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我们睡觉的时间、起床的时间,要遵循我们生物钟的节奏,日落而息,日出而作。当然现在的社会不允许我们回到农耕社会,但是至少要守子时,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睡觉,这个叫守子时,不能透支。一定要在我们精神上投资,不是透支,而是要投资,投资就是花一点时间,学一学料理心性这方面的学问,使我们精神能有一个放空的时间,让它静一静、空一空。孟子所说的养夜气、养朝气都是这么回事。夜气就是静,白天要动,思维活动、行为活动都是在白天。晚上就要睡觉,就是要静,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睡觉。把一切事情放下,睡大觉,睡好觉,这个就叫养夜气,夜气养足了才能有朝气啊!早上起来,清明在躬、志气如神,精神抖擞地投入自己的工作,料理好自己的生活水平。而且不断地重复,在一百年之中每天都要养夜气,每天都在养朝气。

 

我把它推进一步,叫养和气、养喜神,《菜根谭》里面有一句话,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当我们欢天喜地的时候,当我们欢乐的时候,我们有幸福感。当我们愁眉苦脸,冤家债主找上门来时,我们的烦恼现形,我们烦恼恐怖的时候,那个度日如年啊!如坐针毡啊!那个日子非常不好受,人一下就老了,女孩子一下子就长得不好看了,花容失色,那就不划算,以后花一万块钱到美容院里都把自己打造不出来。所以保持心灵的平静,我经常说要有静气,要有定力,要养喜神,要养和气,这样在我们社会生活和社会关系当中,就会无往不利,就得大自在。所以,我们需要把国学里面的精品,儒释道三家的精品,好好地学一学,当然就会很舒服。如果有的人觉得学孔孟老庄还不够,还有余力,比如学中文的,历史的,本身就是玩这个的,那你就好好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在历代圣贤的乳汁之中去畅饮,这一坛美酒你就去好好的享受,好好的去发挥,同时要让大家分享,要让社会分享,要为咱们中华民族的振兴,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多做自己的贡献。好!今天我大概就讲这么多。

 

冯学成“禅说”庄子系列

精通儒释道的民间大师冯学成将禅宗与庄子一起讲,十分有趣!

1.禅说庄子:人间世·养生主·应帝王

2.禅说庄子:知北游

3.禅说庄子:秋水

4.禅说庄子:达生

5.禅说庄子:寓言·山木

6.禅说庄子:刻意·缮性

7.禅说庄子:逍遥游·德充符

8.禅说庄子:骈拇·外物

冯学成禅风佛韵系列

佛教云门宗传人冯学成解读圆满、快乐与智慧

1.心灵锁钥

2.棒喝截流

3.信心铭

4.生活中的大圆满法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