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郑永年:利益和行政级别让教授们成了叫兽们  

2014-01-17 08:5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永年:利益和行政级别让教授们成了叫兽们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高校除了培养人才的功能之外,还应该成为知识和科技创新的一个重要基地。中国高校目前在这方面的表现很不理想。一方面改革三十多年以来,没有出现社会公认的学术大师;另一方面,在科技创新方面,高校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领导作用。

高校不能提供知识和科技创新的制度机制和动力机制,导致创新能力不足。处于国际知识链中的低端,知识附加值极其低下。很多年来,中国学者在国内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数量暴增,他们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的研究论文数量也有很快的增加。中国在一些领域的研究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但总体上说,中国在世界知识链仍然处于底端。就是说,尽管中国知识产品的数量极其庞大,但是附加值非常低。前不久,一些专家对中国高校和科研机构进行考察后感叹道,中国科研人员的数量如此之多、他们所写的研究文章如此之多,都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所罕见的。但可惜的是,大多数研究人员都在重复地作低层次的简单研究工作。这个现象非常值得重视。就像中国的工业产品一样,中国所生产的知识大多是对人家现有知识的重复和复述,是山寨版,附加值非常之低。如果工业品需要升级,就是要提升附加值,那么知识界也一样。如果不能有效提升中国在世界知识链上的附加值,那么中国的科研就很难具有实质性意义的进步。

为什么产生这种现象?正如培养人才,这里也有政治上的因素。不过,很多阻碍因素来自一些具体的制度安排,而非总和政治有关。

先来看中国的研究体制。在西方,各国的大学都分为研究型大学和教学型大学。中国20世纪90年代在讨论如何进行教育改革的时候,也有把大学分为研究型和教学型的设想。但是,后来实行的教改则是和这个设想背道而驰的。在大学的合并风中,很多教学型的大学被合并和强行提升为研究型大学。大学合并风的原则是让优秀的大学合并一般型的大学,因为这给被合并者提供动力。合并以后,对各校的科研体制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很多原来在一般型大学的人本来就不具备科研素质,但现在被迫写文章,因为他们必须符合研究型大学的标准。在这种压力下,尽管论文数量上去了,但毫无质量可言。

前面说过中国高教的泛行政化。泛行政化也严重制约着知识创新。要追求高的知识附加值,专业精神是一切。道理很简单,所有的知识附加值来自于专业。但是在中国的体制中,一个人所能掌握或者所能分配到的资源与其行政级别紧密相关。为了引进人才,有关部门一定会给引进的人才一个行政职务。这就导致了两方面的效果。第一是因为有了行政级别,得到这个行政职务的人才就必须要大量卷入行政事务,消耗掉其大部分研究时间,很多甚至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学术研究。第二,也是因为这个行政级别,这个人才也必须具有很高的政治意识,也就是说,其科研必须受政治的影响。这在社会科学领域尤其如此。为了保持政治上的正确性,他们不可以作自由的思考。没有独立的思考,知识附加值的提升就变得不可能。

专业职称的“寻租”也阻碍着知识附加值的提升。院士制度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院士制度的本意就是要为知识精英(那些处于知识附加值高端的研究者)一个良好的研究环境。但在中国的院士选举制度的实际运作过程中,在很大程度上说,正式规则已经不发生任何作用,真正主导、院士选举的是潜规则。在潜规则主宰下,院士的选举重点不再是知识和可能的学术贡献,而是金钱和物质利益。每次院士选举,各高校和研究所都会做各种各样的资源动员来在争取自己的人被选为院士。很多年里,这种动员甚至已经延伸到各省市的地方领导,他们也会全力动员各方面的资源为本省争取院士名额。当然,这样做并不是为了院士,而是和院士称号关联着的经济利益。

科研经费分配过程中各级行政权力的介入也使得中国的科研领域成为腐败的重灾区。在任何国家,国家科研经费是国家提升知识附加值和知识创新的一个重要手段。在科研经费的分配方面,再也没有比专业精神更重要的了,因为只有专业人员才懂得一个知识领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他们知道应该把经费用在何处。但在中国,科研经费的分配则成了各种既得利益的较量场合。以行政权力来分配科研经费是中国的又一个潜规则。结果,大量的经费被投到毫无知识附加值的研究领域,而真正能够从事知识生产和创新的人才得不到所需要的资助。科研经费分配出了问题,对科研结果评审和验收更是经常变成不言自明的腐败游戏。实际上,科研经费分配的过程已经决定了不可能对科研结果进行评审和验收的了。从申请经费到使用经费,这里的中心自始至终都是经济利益,而非知识。在这个角度上说,国家科研经费制度在知识附加值的提升方面是失败的。

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高度官僚化的评审制度的弊端。中国学术评审制度的恶劣性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在种种由官僚或者学术官僚主导的评审制度的压力下,中国的大多研究人员和学者是在“写”文章,而非在作任何有意义的研究和思考。而“写”的过程则往往容易地演变成了“抄袭”的过程。抄外国学者的,也有本国学者互相抄的,有学生抄老师的,还有老师抄学生的,无奇不有。很显然,写文章、抄文章是没有任何附加值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教授曾经很形象地把“科学引文索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称之为“愚蠢的中国式观念”(stupid Chinese idea,缩写亦为SCI)。SCI的原意是要帮助科研人员有效获取文献信息,但引入到中国之后逐渐演变和异化,到今天已经成为学校排名、科研项目评审、科研申报、科研人员评介奖励等几乎是覆盖所有科研领域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评价标准。但实际上,情况要比李教授所言严重得多。考虑到类似的评审制度已经渗透到包括人文社会科学在内的所有教育活动领域,如果各种异化了的官僚化评审制度得不到纠正,长此以往,就会使得中国人变得愚蠢,永远培养不出一流的人才,国家也永远成不了一流的强国。

在西方,科学评审明明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但一到中国就马上异化了。原因可能再也简单不过了。在西方,这样那样的评估体系只是科学研究者们方便和促进科学研究的工具。但在中国,它们则成了官僚机构衡量一切的有效武器。就是说,它们已经不再是研究者群体本身的工具,而是官僚制度管理学术研究的一项制度安排。

也很显然,类似的评审制度不仅仅局限在科学研究部门,也发展到了其他所有教育和研究活动。例如这些年纷纷流行开来的教育考核制度。教育考核很多国家都有,但这些都是要专业人士来确定和推行的。但在中国,各种考核都是教育官僚决定,教育官僚推行。加上中国的教育资源中的大多数是教育官僚来分配的。教育评估者和资源分配者的合一导致了教育官僚的专制权力。一些地方出现一大群校长和教授围着教育部门派来的一个小官员团团转的事情,部级官员围着处级甚至科级官员转。尽管这样的事情使得中国的校长和教授们蒙羞,但在这个制度环境下他们的行为又让人能够理解。因为教育官僚的一言一行决定了学校的等级和所能获得资源的多少,校长和教授们要取悦的并非那个小官员,而是要取悦金钱。

类似的评审制度多得出奇,不可胜数,如职称的评审、博士点、教育基地的设置,等等。教育部门能动性很高,乐此不疲地从西方引入各种评审制度;如果是西方没有的,他们也可主动创新。因为这些既是权威的象征,同时也涉及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长期以来,教育部门对西方引入的东西从来不加以怀疑的。在自信缺失的教育官僚眼中,由西方引入的东西甚至已经有了道德的含义。他们根本就没有考量到在西方是科学的东西到了他们自己的手中则成为反科学的了。人们往往只看到这里面所涉及的经济上的腐败,但更为严重的是整体教育制度的腐败。

所以,尽管中国似乎在知识领域发生着一场“全民研究运动”,即每一位研究者都在做研究,但是中国和世界在知识领域的差异正在拉大,并且拉大得很快。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科研体制曾经创造了一些了不起的科研成就(如“两弹一星”),但现在这种传统体制既不适宜,实际上也被彻底冲垮。新的科研体系的建设困难重重。中国提出科教兴国已经有很多年了,可惜的是,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在每况愈下。高教不改革,知识创新只是个梦想。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高教改革任重而道远。

 

(本文是2011年1月4日作者在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作的演讲,部分内容发表在该研究所2011年第2期的《简报》上)



更多阅读请关注《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与世界秩序的重塑》——有责任担当才是真正的大国

《中国改革三步走》东方出版社——学者眼中的中国改革路线图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东方出版社——中国如何输出自己的软实力

《中国的“行为联邦制”》东方出版社——观察中央与地方关系的另一个角度



传国学之精,励国民之志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觉悟社的微信公众号dfjws2013

及时分享国学与大家的智慧


郑永年:利益和行政级别让教授们成了叫兽们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