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韩田鹿:偷走朱淑真的文学情  

2013-10-14 09: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田鹿:偷走朱淑真的文学情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在宋代,距离李清照最近的才女无疑是朱淑真。她很有才华,也很多情,只是她的多情不是献给丈夫,而是她的情人。她最优美动人的诗词都是些婚外恋情的颂歌。正因为如此,在男子主宰的漫长的中世纪,她都是一位不名誉的女子。只是她的诗词写得太好了,所以即使鄙薄她人品的那些人也无法阻止她的作品流传。

她的生卒年代不详,只知道比李清照稍后,钱塘下里人。她的父亲曾在浙西做官,这就保证了朱淑真能够拥有一个比较宽松优越的成长和教养环境。她的少女时代和李清照一样丰富多彩,不同的是李清照幸运地嫁给了赵明诚,而朱淑真则嫁给了一个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的丈夫。

朱淑真非常鄙视她的丈夫。嫌他出身市井之家,孜孜名利,不知涵咏性情。在这个问题上,人们的态度常常走向两个极端:坚守礼教的古人对朱淑真大加指斥,称其为不端妇人,全然不考虑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后世热爱朱淑真诗才的人又对她的丈夫持论过苛,如谭正璧《中国女性文学史》所说:“我们试想,似秋蝉一般雅洁的女词人,嫁给一个孜孜为利为名的‘禄蠹’,那是何等的不幸!她说起银样的月光,而他就想起大锭的银子,她说起在头上掠过的寒鸦,而他却想起乌纱帽,这焉得不使得她哭?看她向她丈夫在船上所发的感慨……这些无可奈何的怨语,就可想见坐在她对面呆着脸看她写作的丈夫是一个怎样的蠢物了。”其实,从现在所存的资料,我们都看不出她的丈夫怎样道德卑下,对妻子怎样绝情寡义,甚至也说不上就一定是个“蠢物”,因为他也曾应吏部试,并被委派到江南做官——能考上进士(相当于现在的博士了)的人,无论如何不应当太蠢的。按照现在的话说,他们二人是纯粹的性格不配,感情不和。《水浒》上有一句话说得好:“看官听说,原来这色最是怕人。若是他有心恋你时,身上便有刀剑水火,也拦他不住,他也不怕。若是他无心恋你时,你便身坐在金银堆里,他也不睬你。常言道:‘佳人有意村夫俏,红粉无心浪子村’。”爱与不爱是极端个人的体验,不必一定说谁对谁错。

在丈夫那里得不到自己所渴望的感情,又不甘于寂寞终老,于是朱淑真选择了偷情。偷情被丈夫发现,结果是被休独居。此时的朱淑真,一方面感到秋扇见捐的难堪,尽管这苦果吃得实在不算冤枉;另一方面,因为可以自由地和自己的情人见面,也品尝到纵情的欢乐: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刹黄梅细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清平乐》)

可是,由于自己的弃妇身份以及世人的眼光,虽然在和新欢的纵情中,也总难遣去心中的一丝忧虑而总担心欢乐的日子不能长久:

火烛银花触目红,接天鼓吹闹春风。

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元夜》之三

而忧虑终于变成了现实。这样的欢乐日子只过了两个多月,她的恋人也和她分别。从她的诗句“分明此去无多地,如在天涯无尽头”来看,他似乎并未远去,只是咫尺天涯,想再见面已经不复可能。第一次的欢会是在上元节,而到第二年的上元节的时候,她能做的,也就只有以泪洗面,沉浸在对往事的无尽回忆中了: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生查子》)

在失意的愁苦中,她往往借酒浇愁,而所谓“借酒浇愁愁更愁”,醉酒并不能真正排遣心中的苦痛,而只是让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心中的抑郁,加上酒精的戕害,朱淑真终于在父母尚在的盛年时一病不起,撒手人寰。或者她的父母觉得有这样的女儿是家门不幸,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她没有葬身黄泉之下,而是连同她的诗集一道被一火焚之。

我们今天所读到的《断肠集》,都是她的父母焚而不毁,在当时就流传众口的句子。在她最后的岁月中,有两首《自责》诗颇可注意:

女子弄文诚可罪,那堪咏月更吟风?

磨穿铁砚非吾事,绣折金针却有功。

闷无消遣只看诗,又见诗中话别离。

添得情怀转萧索,始知伶俐不如痴。

        这是真的忏悔与自责呢?抑或只是愤激的痛语?明白的恐怕只有诗人自己。




        更多阅读请关注《高情已逐晓云空》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人间佛教的戒定慧》东方出版社——星云大师对于身心修行的最完美详尽的开示

《真实的荒诞》东方出版社——清点历代奇葩皇帝的一本书

《道德经三解》东方出版社——“道”在天、在人、在身、亦在心

《易经与活法》东方出版社——读懂、掌握、改善人生的奥秘

《灵山不如归》东方出版社——满观法师对人生、人性、人情的透彻感悟

《半中岁月》东方出版社——从经典看人生,从世学看佛法

《殊途同归》东方出版社——陈家三代治史之路的自述

《孔维勤说禅诗:大道在心》东方出版社——直指人心的生命体悟

《孔维勤说鬼谷子:言谋天下》东方出版社——用言语决定江山

《禅说庄子系列》东方出版社——理解《庄子》读懂佛教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