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黄仁达:朱元璋创造了“戴绿帽子”的说法  

2013-07-04 09:2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摘自《中国颜色》东方出版社

 

黄仁达:朱元璋创造了“戴绿帽子”的说法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绿为固有颜色名词,是指植物叶子的色泽。《说文解字》说:“绿,帛青黄色也”,即绿是青色与黄色的调和色,在古代称为间色。

在传统的“五色行”色彩观与方位学说中,绿色被纳入青色系列,位处东方,属木性,是太阳始升于此,万物随之茂衍,时序为春的颜色。但在汉民族的色彩史上,绿色又曾经属于贱色,是代表社会阶层中地位最低下的颜色。绿色又是青绿山水画中的主要用色。

绿最早通“菉”字(音同绿),原指一种草名,菉就是现在所称的荩草;绿字早在《诗经》中已出现:“终朝采绿,不盈一掬。”(《小雅·鱼藻之什·采绿》)内容原写采收绿草的女子,因思念远行未归的爱人,以致整个早上仍摘不到双手合捧的数量。菉是一种野生植物,叶片竹叶、茎干呈爬藤状;在古籍中,菉又分别有菉竹、蓐、王刍、戾草等称谓。菉又是传统染黄绿色布帛的染材,在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说:“此草绿色,可染黄,故曰黄、曰绿也。”

绿又是固有颜色名词,是指植物叶子的色泽,《古诗十九首》中即有:“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诗句;《说文解字》又说:“绿,帛青黄色也”,意思是说,绿色的布帛可用蓝色和黄色的染料经先后迭染后获得。又宋代理学宗师朱熹(1130—1200年)在《诗集传》中说:“绿,苍胜黄之间色”,即是说绿色是黄与青(蓝)之间偏向青色的混合色、属间色。在传统的“五色行”色彩观与方位学说中,绿色被纳入青色系列,位处东方,属木性,是太阳始升于此,万物随之茂衍,时序为春的颜色。

绿色既为间色,地位自然不比五正色来得高贵与正统;在汉民族的色彩史上,绿色的位阶有时比青色还低下。绿色代表社会地位低贱的颜色大约始于唐代,当时法典以绿色作为侮辱与惩罚犯人的一种颜色标记:犯罪者规定要用碧头巾裹头以达到羞辱的目的;因为在唐朝时期,在妓院中工作的男子都必须戴着绿纱头巾以表明职业。所以唐代长安人颜师古说:“绿帻,贱人之服也”,帻为古代平民所戴的头巾。在元代官修的《元典章》中进一步规定:“娼妓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头巾”;明初朱元璋更下令,南京妓院中的男人必须”头戴绿巾”,脚穿带毛的猪皮鞋,外出时只准靠着墙边行走,不得走在马路中间。到了清代,绿头巾仍然是优伶、娼妓等从事“贱业”者戴的,故为社会上一般人所忌。而妻子外遇的男人,被叫作“戴绿帽子”,这种不荣誉的贬语用词,仍一直沿用至今。

绿色也是古时中下层官吏的官袍服色,标明芝麻小官的权位与官阶。在唐代六、七品小官的官服为绿色;明制则八、九品官为绿袍;于是绿色成为晋升朝廷,跨足上层官僚阶层最起码的官袍颜色。

绿又象征大自然万物生长,草木欣欣向荣的生机与美好光景的色彩,会令文人联想到青春与盎然的春色,如“人静鸟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北宋·周邦彦《满庭芳》),诗中的新绿是指春天的潺潺水色。又“红男绿女”中的绿女是形容青春貌美的女子;“绿纱窗”是指妇女的闺房。另“惨绿少年”是形容身穿华衣、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绿蚁”是指浮在新酿未经过滤米酒液面上的绿色泡沫。

历来最具正面意义的绿色应是成语中的“碧血丹心”,意指满腔正义的热血与赤忱忠诚的心;典故出自《庄子·外物篇》:“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内容是述说周朝政治家、曾任周景王与周敬王两朝大臣刘文公的大夫苌弘(生年不详─公元前492年),因保周抗战,不幸死于国难;传说苌弘死后三年其鲜血化为碧玉。后世遂以“碧血丹心”来形容忠心爱国、血洒沙场的军民。

始创于隋唐时代,主要用石绿及石青矿物颜料绘成的青绿山水画,开启了中国山水画风与画体。在古代中国的审美色彩观中,绿色又常与红色互相配合,出现在诗词、衣饰配搭与古建筑的装饰中;绿与红的冷暖色调互补与相互衬托,使它们显得更活泼,更鲜明,效果也更加突出醒目;而且还因为人的视觉本身的调节作用,会让这两种对比色得到中和与平衡。北宋诗人王安石(公元1021—1086年)的:“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须多”(《咏石榴花》),即是形容在万绿丛中只需抹上一点红色,就能烘托出满园的无限春色;而这正是汉文化中另赋予绿色的特殊象征与意义。

    更多阅读请关注《中国颜色》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中国的“行为联邦制”》东方出版社——从行为的视角来了解中国

    《盗国》东方出版社——男权与女性意识、困顿与拯救的较量

    《殊途同归》东方出版社——陈家三代治史之路的自述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