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王春来:劳改队中,犹太人那暧昧的故事  

2013-06-27 10:3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一扇门》东方出版社

王春来:劳改队中,犹太人那暧昧的故事 - 东方觉悟社 - 东方觉悟社



    午饭后母亲和郑指导员都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我与田江秀云。我坐在妈妈的椅子上装模作样学功课,秀云紧贴我坐在靠火炉的小凳子上,她低着头在小本子上记着什么。屋子里很静,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一阵冲鼻子的煤气味过后,我闻到了她身上诱人的气息,扭头偷偷看她,她还在专心看她手中的本子,于是我放心大胆地数着她向上翘的眼婕毛,一会儿眼光又慢慢地移到她有些卷屈的头发上,一条辫子顺脖子垂了下去,另一条辫子安分地躺在背上。我又看到了两条辫子间那如玉的脖子。

她那魔鬼般的身子也许真有妖气,将一把把“火”投进我的心里,呼吸急促起来,心脏补足了热能,开始狂跳起来,一会儿的功夫身上烧热了,浑身烫得难受,眼前的她变成了一潭凉津津的水,能熄掉我身上大火的水,也许只要触摸那“水”一下,只需一下,身上的火焰就会熄灭……我忍受不住火焰的煎熬,不得已伸出颤巍巍的手欲抚摸那凉津津的“水”……

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背后,离她 五公分,四公分,三公分,忽然,她的脖子和秀发在我眼睛里朦胧了,是欲火将我的眼睛烧浑浊了,她在我昏浊的眼睛里像虚拟的女人,又变成飘浮的影子。

我不知道一个男孩在女孩面前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忙用力眨巴几下眼睛,她的辫子和玉脖又清晰起来,啊,这是一位真实的女性,她身上的气息已经证实了她的存在,她微微喘息的身子也足以说明身边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

我伸着手,浑身还在燃烧,她突然抬了一下头,我一惊,她没有看我,甩了一下辫子又继续看本子。

我心里有了一点思维,不能像上次那样莽撞,灵机一动,决定装做打呵欠瞌睡中无意碰她一下,只一下我就会满足。

在我狂热地想像中,这一下的瞬间,我的幸福度肯定会达到人生的极点,甚至还会为这一触而幸福一辈子……

就在我胆战心惊地伸出手准备实施行动时,一个煞风景的声音传来,——她是妖女!这不是江寒冰的声音吗?不,江寒冰,你若说她是,她为什么这么真实、善良?石全一乐,你若说她不是,她为什么那么轻易地掳走你的心?

我痛苦地趴在了桌子上。

田江秀云收了本子出去打了饭,回到办公室径自吃起来。看我老趴在桌子上,就将碗放在火炉旁,扭身关切地问:“你怎么了?”听到她温柔的声音,我慢慢抬起了头,两眼却挂满了泪花。田江秀云吓了一跳,着急地问:“你哪儿不舒服,我找卫生员去。”我两手按在桌子上摇摇头。她更急了,问:“肚子疼吗?”

我浑身战栗中问了一句傻话:“田江秀云,你认识我吗?”她一愣,随之笑得差点呛住,说:“憨小子,我咋会不认识你?”我又问:“你是犹太人吗?”她笑了,说:“我一半是犹太人,另一半是汉人,你不和我一样干吗问我?”我委屈地说:“我们都是犹太人,那你为啥平时见我不理不睬呢?”她捂着嘴笑道:“咋了,是不是想让我见到你就跟见到你妈一样,先报告……”我说:“不,犹太姐姐,我为啥……”

“咋了?”田江秀云不懂我的意思,我的泪又下来了,浑身颤抖着说:“我,我看不到你就想哭……”

“想哭?”田江秀云睁大了眼睛。

我急了,用哭声说:“人家天天想你嘛……呜呜……你都不知道……呜呜——”

她止了笑,坐在小凳子上吃惊地问我:“你,你……”她的脸忽然红了,一会儿便镇定下来,说:“小石头,上次我就想告诉你,你还小……”我还是哭着说:“我,我就是想,想你,我有啥办法……呜呜,快想死我了……呜呜……”田江秀云的脸更红了,好一会儿才说:“小石头,你还太小,长大后,一定会找到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猛然止住哭,眼睛还挂着泪说:“我就跟你好,跟你好——”田江秀云愕然地望着我,脸像个大红灯笼,不再说话。

我怯生生地说:“秀云姐,让我抱你一下好吗?就一下,下次保证不再这样了。”田江秀云的眼泪不知为何“哗”地下来了,我万万料不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吓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忙说:“姐姐,我不抱了,你别哭了好不好?”谁知她闻言竟然哭出了声来,我惊慌失措,是我把她惹哭的,而且是因为想抱人家,妈妈如果回来这如何解释,传出去我不变成小流氓了。

我怎么哄也哄不住,其实我根本不会哄女人,万般无奈中,我打出了老田的招牌,说:“秀云姐,你爸爸不要你哭。”没料到我的话还很灵,她擦了一把泪,问:“你又见到我爸爸了?”

我坐在妈妈的椅子上,看她吃惊的样子,不由松了一口气,说:“当然见到了,你爸爸还收我当了学生哩。”

她的眼圈又红了,说:“我爸爸说了些什么?”我第一次发现看似坚强的田江秀云却原来也这么多泪水,不得不小心地说:“老田,不,你爸爸叫你在这里听政府的话。”

她紧追问:“还有吗?”本来我不想告诉她老田的担心,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说了实话:我们还去西天取经吗?她点点头说:“你奶奶和我姥姥她们没有把经取回来,我们若不继续完成她们未竟的事业,她们不是白死了吗?”我点点头,说:“你爸爸听人说你在这里遇上了麻烦,他为你操心。”

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她望着砸石场此起彼落的大铁锤,紧咬嘴唇说:“有机会你找一幅世界地图拿进来,我想寻找行走路线。”

我意识到现代版的西游记将要开始在我的脚下,想起《西游记》里的凶恶情景,我胆怯地问:“她们为什么传说你是女妖……是咋回事?”我问出这句话时心就提到喉咙眼了,怕她生气。

她却淡淡的说:“这件事快过去了。”

意外的是她透露给我了一些她自己的心事。

她现在对男人烦透了,初长成少女后,便开始遭遇男孩的尾随堵截,她总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招你惹你你找我的麻烦干吗?如果你们真是优秀男人就拿出点能耐让我瞧瞧,天天只知道追女孩算啥本事?实在不行跟我比试能耐也行。可那些男人还是没有道理地纠缠她,她觉得只知道追女孩的男孩子是垃圾男人。

他们——尤其是姚小毛和后来的这个孙公子,简直是死皮赖脸,非要处朋友不可。姚小毛是犹太人却不承认,田江秀云一开始就讨厌他,好在姚小毛吃了官司住了劳改,解脱了他的麻烦。谁知这个孙公子更麻烦,田江秀云开始并不讨厌他,甚至赞成他的犹太情结,人家不是犹太人尚且做到这一步,够意思了,可惜小伙子的犹太情结过了头,打起背包要去西天取经,那哪儿成,孙公子是独生子,倘若有个闪失他父母岂肯罢休,况且人家不是犹太人让人家冒这个险干吗?田江秀云就想与之保持距离,可惜晚了,不知道是不是报应,后来的这个孙公子被拒绝后竟然下了毒手,把她也送进了劳改队。

女儿家遭此奇耻大辱怎么活在世上!假如不是考虑到父母,她早自杀了。

田江秀云的话让我联想起父亲说的田江秀云可能自杀的话是有预见性的。

从那时候起,她对男人从恐惧变成了仇恨。

如今在劳改队服刑,孤苦伶仃更没心事交朋友。姚小毛的情书不论如何肉麻,她也不为所动。孙公子在铁丝网外向她认错时,她觉得他的声音很恶心,根本不愿意搭理他,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叮嘱自己,继承姥姥的遗志,一定去西天取经。

 

★★★★★★★★★★★★东方好书榜★★★★★★★★★★★★

《黑手伸出高墙》东方出版社——黑社会老大与市委书记的困斗

《中国式忏悔》东方出版社——80后青年的忏悔之路

《明天谁去坐牢》东方出版社——两代狱警的生死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