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觉悟社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用大爱润泽心灵,用大智洞察社会,用大悟观感人生。人因思考而存在,人因觉悟而维生,东方觉悟社,用大家智慧,揭示万象之后的法则。星云大师、郑永年、龚鹏程、傅佩荣、尾关宗园、堺屋太一、村上龙以及大众史家、红茶专家、军事专家……与你同行。佛学禅理、政治军事、历史文化……与你一起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金克木:“康熙盛世”实则衰落的开始   

2013-03-28 09:4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师道师说:金克木》东方出版社

现在的北京大学的朱红大门对面不远有一根小石柱,刻的字是“畅春园界”。北京西郊本来是清初满族皇帝围猎练习骑射的地方,后来康熙皇帝修复一所畅春园,经常住在这里,好像以后的皇帝常住避暑山庄和慈禧太后常住圆明园一样。这座园子早已没有了,只剩下一块小界石。几十年前我在这里散步时常见到,北大新建了畅春园宿舍楼后不知石头还在不在。

我见到界石不免想起康熙皇帝(16541722年),特别是他8岁登基(1661年),14岁亲政(1667年),不到3年(1669年)就办了一桩天文学大案。这对他的影响一定不小,因而他在畅春园中学习数学,后来多次命大臣编书刻书,达到朝廷编辑出版大部丛书的高峰。他的孙子乾隆皇帝编《四库全书》,除数量外并没有超过祖父。

明末欧洲天主教廷派来一些耶稣会教士传教。他们带来了西洋天文数学,编成《新法历书》。清初采用了。康熙四年(1665年)有个回族人杨光先上书指出“新法十谬”。大臣们不懂谁对,便把钦天监西洋人汤若望献“二百年历”说是诅咒皇朝不能万寿无疆,定罪判处剐刑。还未执行,犯人就死了。其他洋人都下狱判死刑。改任杨光先为钦天监。到康熙七年(1668年)康熙亲政后释放了汤若望的助手洋人南怀仁等,又下诏征求精通天文的学者。南怀仁揭发新钦天监是外行,所编康熙八年历书将次年正月编成前一年闰腊月,而且一年出了两个春分、两个秋分,节气全错。康熙这年才15岁,派了一些大臣“工作组”到观象台测验。调查报告上来,十个问题,汉人都算错了,洋人都算对了,节气(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和月亮、火星、木星的运行及闰月都是洋人正确。皇帝将杨光先革职,改用南怀仁等一批西洋人负责天文历法,并且亲自学习数学。显然这时他知道,对于这类专门问题,自己若不懂得,必受臣下愚弄。他命令一个起了汉名张诚的西洋人负责将译音“几何”的书译成满文和汉文,还要把“阿尔热巴拉”即“借根法”(代数)等洋书都译成满文和汉文。张诚要随同皇帝到畅春园天天用满语和汉语讲课给皇帝听(此人在《尼布楚条约》谈判及测绘全国地图中还起了作用)。下诏在八旗子弟中每旗选十名和汉人天文学生一同学习,领官费,补“博士”。以后在畅春园蒙养斋正式成立算学馆,特命皇子亲王督导八旗世家子弟学习算法。命满汉大臣编辑《数理精蕴》、《历象考成》、《律吕正义》等数学、历学、音乐大丛书,介绍了不少欧洲科学。

康熙朝廷编刻的书中最流行的是《康熙字典》。清亡后民国时期我初读书时还在用它。《佩文韵府》是依脚韵编的大辞书。还有《古今图书集成》是分类摘编古书的大类书。还有种种官书。可惜几乎所有这些书的编者中都是官僚多而学者少,虚应故事,以多为贵,草草了事,很多错误和缺陷,所以起的作用是装潢门面多而提高文化很少。

最可惜的是康熙一朝(16611722年)正相当于欧洲的牛顿(16421727年)时代。康熙引进欧洲科学时,不仅笛卡儿(15961650年)已经发明了解析几何,导致牛顿和莱布尼茨(16461716年)的微积分,而且哥白尼、开普勒、伽利略的学说已经传播。提出怀疑论的教士布鲁诺虽在1600年被判决烧死,更具开创性的数学家笛卡儿的哲学思想却禁不住,启发了无数人的思考。这些人都不是反宗教的。宗教改革的领袖马丁·路德还骂哥白尼神父是白痴。这一时期到中国来的传教士战胜了中国的失传古法,可是他们自己的只是欧洲的过时的旧法,不过是以洋守旧攻了土守旧。当时中国人不明欧洲真相,不研究原书内容,不作实地考察,又忘了自己古法,以后不久便排斥洋人,以致闭塞而自大,到嘉庆、道光时尽管有人提倡并发展自己的传统科学(见《畴人传》),终究是恢复不了以张衡为最高峰的真正“汉学”,和欧洲差了一大截。18世纪中,差不多同年的毕沅(17361797年)以多人之力编《续资治通鉴》,吉本(17371794年)以一人之力编《罗马帝国衰亡史》,两书一比就可见当时文化思想的大不相同,作用也不一样了。到李善兰(18111882年)等人介绍牛顿的《原理》时,许多人仍旧是只重技术,拒绝思想,只取结果,不问由来,以致总是在后面追,不能齐头并进。追技术已不易,追科学更吃力。思想线路经常遇到阻滞。偏偏20世纪一开头就出现量子论和相对论,接着研究人类本身的学科大有开展,许多方面都有人向19世纪挑战,使我们更加目迷五色。康熙一朝既有内部的满汉问题,又不明白同时的欧洲17世纪的大变化,尽管大帝国那时很富强,终于在以后吃了大亏。

更多阅读请关注:《师道师说:金克木》东方出版社

 

★★★★★★★★★★★《师道·师说》系列★★★★★★★★★★★★

中国文化书院九秩导师文集,汤一介、王守常、李泽厚、杜维明等联袂推荐,

全景展示15位大师的学术生活史

师道师说:张岱年        师道师说:金克木        师道师说·杨宪益

师道师说:梁漱溟        师道师说·牙含章        师道师说·虞愚

师道师说:季羡林        师道师说·周一良        师道师说·何兹全

师道师说:任继愈        师道师说·侯仁之        师道师说·王元化

师道师说:冯友兰        师道师说·邓广铭        师道师说·启功

  评论这张
 
阅读(1079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